娱乐圈大亨的明星妻

2019-06-27 18:32:00 来源: 湘潭信息港

匆匆打车回家,林宛如现在只想回到自己的卧室里狠狠的睡上一觉,把刚才所有的不愉快统统忘记。有*意*思*书*院*首*发突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林宛如不得不接起了电话,从听筒的那头传来了一个极其刺耳的尖叫声,让林宛如差点没把手机丢到地上。“啊啊啊啊啊!宛如!你过了!啊啊啊啊!!!”完完全全的是噪音啊!林宛如皱起眉,从一连串的“啊啊啊啊啊”中分辨出来了一句正常的人类语言,而从这尖叫声来看,似乎打电话过来的是赫敏娜。赫敏娜这是在搞什么鬼?“冷静!赫敏娜!不要再尖叫了!等我被你喊聋了你说再多我也听不见了!”听到林宛如这么说,手机那头的赫敏娜终于停止住了自己的尖叫。不过尽管如此,她始终还是没有办法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说话的速度瞬间就提高了百分之三百。“林宛如你通过了你通过了!我也通过了!我们可以一起去参加下一轮面试了嗷嗷嗷!”这孩子什么毛病?林宛如皱了皱眉,觉得此刻的赫敏娜特别像是一只看到食物兴奋不已的小狼崽子,并且在极度兴奋的嚎叫当中。不是一连串的“啊啊啊啊啊”就是一连串的“嗷嗷嗷嗷嗷呜”。“我觉得……你已经忘记了自己人类的身份,彻底奔向了野兽的范围了。”被林宛如这么一毒舌,对面兴奋激动乱的赫敏娜终于冷静了下来,她抽了抽鼻子,声音满含着委屈。“我只是太激动了而已嘛!”赫敏娜干咳了两声,整理了一下自己因为过度激动而有些干涩的嗓子,开始冷静的跟林宛如说起了情况,“上次我们的试镜通过了,据说在后天还有一次面试,从几个初试通过的人里面选择终的演员。”“哦?”被赫敏娜一提,林宛如就明白了赫敏娜所说的是上次她们在三个导演面前的那一次试镜,也只有那一次的试镜才能让赫敏娜如此的激动。不过没有被蕾姐通知,而是被赫敏娜通知,也实在是让林宛如有点哭笑不得。果然,就在林宛如这么想的时候,又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林宛如切换了一下,这个打进来的人正是蕾姐,她也是来通知林宛如这个消息的。在蕾姐简单的交代了几句之后,剩下来的人就只有赫敏娜了。林宛如一边跟赫敏娜交换着之前相互的经验,一边打开电脑点开了三位导演的微博。正如赫敏娜所说的,这条消息三个导演都发布出来了,并且都是上面的一条。男演员和女演员都列出了通过初试的人的名单,发布的时间就在五分钟之前。这一点让林宛如不得不感慨一下赫敏娜对于消息的敏感度,她就压根没有想过要去看这些消息。在挂断电话之后,林宛如听到了门铃声。“请问是林小姐,有人送了一束鲜花给您,请您签收一下。”热情的快递员将一束火红的玫瑰花递给她。林宛如疑惑的接过玫瑰花:“谁送的?”她看见花旁边有张卡片,立即翻开来看。卡片上赫然一排字迹:昨晚的你就像百合一样纯洁,我想见你。晚上6点,梅沙酒店2022,我们不见不散-----炎天尧。林宛如的脸立刻一阵白,随即恼怒的将花束扫到地上,“扔掉!”快递员被她突如其来的反应吓到:“小姐,你没事吧?”“扔掉,这个花我不要了!”林宛如大吼一声,激动的关上房门。看见炎天尧那个名字,她仿佛就想到了昨晚的一切。那个邪恶的男人居然对自己下药,还把自己当成一个玩物一样的索取。该死的炎天尧,你去死!鬼才会赴你的约!因为心烦意乱,预定的通告林宛如竟然一直做到晚上9点,才疲惫的结束。没有叫公司的司机来接自己,站在路边等的士的林宛如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看着路,正准备拦下一辆计程车,一辆昂贵的私家车忽然在她身旁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男子恭敬的对着她弯腰,手中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林小姐,炎少有请。”林宛如当然知道这个炎少指的的是谁,冷冷的转身就走,她看都不看一眼,“转告你们炎少,我不会就和他这么算了的!”“林小姐,炎少想和您谈一谈你们的合约的事情。林小姐现在的意思是要放弃合约吗?”年轻男子的声音不卑不亢,速度合适,林宛如立刻顿在脚步。这个男人,真知道抓住她的弱点。林宛如脑中快速的转着:对,她跟炎天尧是签订了卖身契的,她的桢襙已经失去了,这件事已经无法改变,现在就毁约的话,她岂不是亏的更多?“我去。”她毅然转身,骄傲的坐进车子,车子即刻启动快速往目的地驶去。进了梅沙酒店,还未见到人的林宛如已经开始莫名的紧张。等到乘坐电梯一路到达22楼,一看见那抹颀长的身影挺拔的站在落地窗前,而窗下就是s市繁华的夜晚,她的心,不可抑制的乱了节奏的急跳。带她来的男子随即退下,林宛如知道,22层一定是已经被炎天尧全部包下,那么,待会儿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也不会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能救她。越靠近他,林宛如越是能够感觉到他狂傲的气息。一步步离他越来越近,直到站在她身后,她才发现在他面前她是如此渺小,她一米六八的身高只到他的肩膀。听到她走到他身后,炎天尧转过身,手里端着一杯红酒,黑眸带着些许的迷离,迷蒙的看着她。林宛如的心中不由砰然一跳,她知道他很英俊,知道他很惑人,但是就算她因此做好了心理准备,她的心在一秒还是忍不住的,漏跳一拍。“昨晚……”炎天尧的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笑,身子微微前倾,靠的她更近一点。林宛如倏地转开头,“炎少,如果你想谈谈我们的合约,那么现在可以开始了。如果您还有别的事,那素不奉陪,我也还有事要先走。”她边说着就要转身,炎天尧忽然发出低沉的笑,在身后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双腿闲适的交叠,轻啜了一口红酒,“你放心,我们的合作会像昨晚一样,配合默契,我没打算毁约,只不过现在,我只想和你谈谈另外一件事。”“什么事?”林宛如疑惑,知道这男人不怀好意。“你的身体真迷人,我似乎对你上瘾了。我想要延长我们的合约,你觉得怎么样?”炎天尧眯着眼提议。他的表情那样随意,语气那样轻浮,林宛如压制的委屈和愤怒再也忍不住。她走到炎天尧面前,抬手就要一巴掌煽过去,“混蛋!”然而伸出的手臂却在下一秒,被人牢牢的扣住。炎天尧的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大手扣紧了她的手腕。林宛如下意识要甩掉他的手,然而他却加重了力道,直到她在愈发的疼痛中放弃了挣扎。怒瞪着眼前的男人,林宛如恼怒着,“放开我!我们没什么好谈的!”她都已经打算对昨晚的事情忍气吞声了,他这么咄咄逼人的,还想怎样?炎天尧轻轻一笑,随即松开她的手臂,她即刻大退步拉远和他的距离。“记住,我不喜欢不乖的女人。尤其是,我的女人。”他将红酒放下,随即站直身体居高临下的俯视她,眼中眸光闪动。“谁、谁是你的女人!”林宛如没好气的说道,被他的气势压的不由自主又后退,然后看见他倏地扬起唇角,薄唇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带着一丝隐匿的危险步步靠近她。她想退,又倔强的想着凭什么害怕他?她又没有错!她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紧张,看着他离她越来越近,终于还是忍不住逃……“抓住你了。”炎天尧邪魅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灼热的手掌紧扣着她柔软的腰肢,一股好闻的男性气息萦绕在她周身。她感觉到他的鼻尖轻碰着她的脖颈,感觉到他紧贴着自己的身体很热。“炎天尧,你仗势欺人。”心中的委屈愈发高涨,林宛如用力用手肘撞他,“你马上放开我,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她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她忍,不代表就是好欺负。

德州的专治癫痫医院
泸州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西宁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