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狂神 第八十章 少女之心

2020-01-16 14:25:02 来源: 湘潭信息港

不死狂神 第八十章 少女之心

瞬发掌印,又如此恐怖,魏枫也察觉到了恐怖的压能从身上压来,若是这一掌打在身上,非死即伤!

他催动步法,快速朝外侧一跃,下一秒,原本的地方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地面都凹陷了进去。

尘土飞扬,遮蔽视线。

靠着这一个优势,他再跑。

然而,那黑衣人哪里会给他机会?急速而下,不再是高空攻击,而是迅速掠飞到了魏枫周身。

凌空一掌再来,狠狠打在后背。

噗!

一大口鲜血喷出,魏枫只觉全身的经脉都要被废了一般,差点晕厥过去。

倒在地上,他显得狼狈不已,全身的经络都断裂了似的,没有多大力气能支撑起自己沉重的躯壳。

“我看你往哪里跑!”黑衣人森冷一笑,缓步走来。每一步,都好像死神在靠近一般。

魏枫苦涩一笑,他头一次感觉到死亡是那么地近。

马上要死了吗?

自己还不知道父亲在哪里,母亲是谁,更不知道那神秘的人为何会存在自己的脑海里……

还有好多事情要做,更有很多人在等着他。

他不想死,更不想如此窝囊地被人斩杀!

咔嚓!

陡然,黑衣人原本前行的步伐,忽然被什么东西困住似的,一股冰凉之意从下身袭来。

他皱眉,慢慢往下望去,却看到两只脚已经被冻住,手心也有一抹冰霜蔓延开来。

徐徐往后望去,能看到一道丽影,出现在身后。

那少女极美,柔和的月光下,与白色衣裙相衬托,显示出风华绝代的画面。

然而,她的脸色略微有些苍白,气息也有些不稳。

“呵,原来是当朝宫主,没想到宫主竟然也会出现在这荒山野岭。”黑衣人森冷一笑,手轻轻一挥,身上的寒冰陡然消除,一切又恢复原样,然后缓缓转身,朝着少女走去。

如此轻易地被破,让那少女原本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

“还不快走!”魏枫紧咬牙,重剑在手,迅速夺手而出。原本就所剩不多的精元完全凝聚于剑锋之上,剑锋变得诡异不已。

铿!

无匹的阴阳力量,如有扭转乾坤之力。黑衣人并没有回头,只是随手一甩,巨剑便被甩出老远。而魏枫?则是一大口鲜血喷出,飞出去老远,气息更加削弱了。

“呵,自己都死到临头了,还要管别人死活。”黑衣人嘿嘿一笑,脚底一动,身形却如飞一般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出现在了婧晗的眼前。

赵婧晗脸一变,正要动手,手臂却被拽住了。

黑衣人力道不大,可是婧晗的身子骨很虚弱,尤其是今日,几乎做一个动作都要耗费以往几倍的力气,所以钻心的疼痛下,没有任何反驳的力气。

“既然宫主来了,就不要走了,跟我回秦国吧,我家皇子,可是好生喜欢你呢。哈哈!”黑衣人哈哈大笑一声,大手一挥,就要把少女给控住。

忽然间,少女的目光一凝,月光下,她的身上发出丝丝寒气。

这股寒气比之前还要可怕无数倍。

仿若抱着一个千年寒冰一般,饶是阴阳境的黑衣人,也是笑容忽然一僵,下意识地缩手。

他缩手,赵婧晗非但没有退缩,反倒是凌空一掌。掌风没有精元动作,那股寒气却猛地没入黑衣人的胸口。

“啊!”

可怕的寒气破入体内后,黑衣人发出一声惨叫。因为他全身的经脉,竟然都被冻结了!

修为达到阴阳之境,经脉通体,寻常掌力都无法撼动。可是这寒气的可怕,他又如何不会恐惧?

黑衣人被封,赵婧晗迅速朝着魏枫那边奔去。后者这时候也刚从地上爬起来,气息紊乱,无法做太大的动作。

“你怎么了?”似乎看出少女的脸色有些不大对劲,魏枫也不顾自己的伤有多么严重,迫切地问道。

“我只是……想把……命还你……”少女气息孱弱地道。但是很快,她虚弱地软倒在地,被魏枫抱在了手里。

玉肌入怀,一股阴寒之气触手可及。魏枫险些吓一大跳,反应便是:九天玄气!

“糟糕,寒毒发作。”魏枫不顾一切,迅速抱起少女。寒气冻得他手掌发麻,可是这一切已经不再是那么重要了。

这时候,一声狂暴的怒声响起,同时一道冰雹爆破的声下,那黑衣人腾跃而起,怒吼之声滔天而来。

“我们走!”魏枫紧咬牙,仅剩的力气抱着婧晗,快速往外奔去。

而这时候,黑衣人也已经追赶了上来,凶神恶煞,恐怖的气场不断扩散。

“给老夫站住!”

也或许是被九天玄气中了心脉,他的速度并不快。所以魏枫抱着婧晗的时候,促动九影步法,迅速拉开了距离。

只是……

眼前,一个偌大的悬崖出现在眼前。茫茫云雾在黑夜里更显得深不可测。

脚底的石头落进去,声音婉转悠长,可听得出,这深渊极深,深不见底。

而这时候,黑衣人已经到了身后。看到前方是悬崖,不免哈哈大笑起来:“跑?我看你们往哪里跑!”

他显得极为狼狈,但是终究是阴阳境的强者,实力连张铁岭都要忌惮。

而魏枫二人,身负重伤,性命垂危,怎么与之抗衡?

想到这里,魏枫紧咬牙,低声道:“等会若是找到藤条的地方,记得抓稳。”

婧晗微微点头,闭上了眼睛,也没有说话了。

黑衣人嘿嘿道:“小子,你应该感到庆幸,将老夫伤成这样,你还是个。我可是很想你当我徒弟呢,如何?是不是再考虑下?否则,你这一身修为在,落下去也难逃一死!”

魏枫凝重的脸忽然缓缓回来,笑了笑道:“那师傅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师傅两个字,黑衣人自然乐呵了。早这样不就完事了?还搞得两边都狼狈不堪。

他笑道:“老夫季丹。”

魏枫点了点头道:“嗯我记住了,那就再见了!”

说罢,他忽然拽住赵婧晗,猛地跳下了悬崖。

这忽然的转变让黑衣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哪里还有人的身影?

“我……”他快步跨前,可是已经晚了,人早已跳下去了。

如此悬崖,寒气极重,哪怕是真武境高手能御空而行,也是九死无生。这两个小子跳下去,岂不是找死?

他虽然是想那小子死,可是毕竟是一方天才,若是收为门下,利大于弊。再加上一个宫主做人质,他秦国吞并赵国,岂不是迟早的事情?

一想到自己失去了那么多宝贵的机会,季丹差点想骂娘了。

而这时候,悬崖下,一声动荡的声音不断回荡着。

“季丹,你给老子等着!有朝一日,若是我还活着,必取你狗命!”

“妈的!”季丹猛地踹了一脚悬崖边的巨石。巨石滚落悬崖,声音回荡不觉,听得他愤怒不已,“小子,老子不会让你那么轻易死的。”

蹬蹬蹬。

就在魏枫跳下去之后,悬崖边,迅速出现了好几道身影。

这几个身影出现的时候,身边划过一道血风,空气一下子骤冷了起来。

几人跪倒在地,纷纷呐喊:“季大人!”

“给我找,这个山头,那个山头,不找到尸体别回来见我!”季丹怒骂道。

几人心中一动,连称是,又迅速消失了。

这一日,宫主失踪了,引起了不少混乱。

先是京城,皇帝大发雷霆,以宫主私下出宫而指责了不少宫女,后又听闻督卫府中未找到宫主下落而担忧不已,随即下令派了不少高手来到督卫城。

而另一边,姬王妃那,吴家高手落荒而逃,事情自然被督卫府上告朝廷,皇帝为此下令要斩首吴家上下数百号人。

这件事情,几乎惊动了整个朝廷。

当然,至于吴家众人到底有没有活下来,是另外一回事了,毕竟斩首的现场,谁也没有见到,一切都是按照姬王妃的意思去办的。

话说这个姬王妃,不是武者,却将皇帝迷地团团转,大小事务都交由她去管理。以至于吴家这件事情,也是姬王妃一手操办的。

第二日,吴家众人果然都消失了,随即这件事情才算完结。

至于寻找宫主的事情,姬王妃自然是首当其冲,派了不少人来寻找。

与此同时,督卫府上下,也是一片混乱。原因无他,因为魏枫也跟着消失了!

魏枫乃督卫府天才,天赋甚至不比核心弟子差。短短几个月,从外门进入内门,实力攀升之快也引动了莫无情的关注。

只可惜,短短几日人就不见了,督卫府上下数万号人便开始到处寻找,从督卫城到督卫城外,几乎搜罗了个遍。

而当事人宫主与魏枫,则并不知道他们的失踪,引起了那么大的动静,此刻的他们,却斜躺在一个湖边,任由湖面拍打着身体,阴寒的气流入体,也没有什么知觉……

贵阳长峰医院电话多少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的地址
包头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怀化治疗阴道炎费用
汕头治牛皮癣的专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