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双年展不展览成熟作品

2019-05-14 22:07:00 来源: 湘潭信息港

双城双年展,不展览成熟作品

两年过后,城市/建筑双年展再一次跃入深圳人的视野。本月8日正式开幕的“2007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首次采取“同一主题,两地举行”的方式在深圳和香港两地同时举办,是深圳、香港两地首次合作举办的高规格城市建筑展,来自17个国家的108位参展者将通过近200件作品艺术地反映城市面临的问题和趋势。尽管许多市民对这个过于“阳春白雪”的展览颇有微词,但这并没有影响建筑师们对于城市建筑的热情。据悉,本次双城双年展中没有一件成熟作品,重要的是要市民以轻松的心态看展览,并留给大家更加广阔的讨论空间。 用人生百态测量城市灵魂 建筑是什么?进入A5展场,在一条横贯整个展场的白幔上你可以找到答案。那条白幔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世界各地建筑师们对于建筑的看法。 A5展场内的一个展区,布置得很简单,一些堆落起来的长方形方块,外面包裹着花花绿绿的城市照片,折射着深圳这座城市的人间百态。这些高高的方盒子被放置在深圳地图上,地王大厦、深发银行、赛格广场、市民中心等地标性建筑清晰可见。吸引注意的,是照片上那些人说出来的话。 方形的盒子上将一位来自四川的打工者的城市感受记录如下:“从早上4点钟起来,要干到晚上10点。老家出来打工的人要占50%,家里田地有的租给人家,有的就空起,没得办法,空起只有空起,现在国家要实行那种什么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打工一般到广州、福建,到深圳的少。那个地方的生活太高了,钱找少了就过不下去……”注意到,这个充满了深圳打工者“语录”的作品叫做《测量城市灵魂》,作者说:“未到深圳,曾到深圳,正在深圳的人们在脑海里面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深圳。对我们而言,深圳不但是一个可以实现梦想的城市,更是一个由梦想堆砌起来的城市。这也正是我们的装置试图去表现的主题。” 香港将研究 深圳小镇再生 本届城市/建筑双年展是深港两地首次携手合作,了解到,香港中文大学的廖维武教授将率队研究“城市再生”方案。 廖维武在双年展所举办的论坛中透露,他的团队将与宝安规划局合作,以深圳光明新城旁边某小镇作为研究对象,并试图研制方案使该小镇的30%重新发展,达到再生的目的。据介绍,该小镇位于深港公路的两边,处于宝安机场附近,镇里面只有工厂和城中村,是一个很典型的珠三角小镇。据介绍,这个小镇发展不足15年,但镇中差不多50%的厂房已经退化了。廖维武打比方说:一个城市有80万人口,但其中60万都是流动人口,如果工厂退化,投资者离开,这个城市就会很快退化。“这种城市退化的现象正是香港昔日所经历的”,廖维武说:“但是在中国,在珠三角没有可能这样发展,因为这样其实很浪费资源。所以,我们现在做的工作就是从建筑类型上去研究,研究的重点不是工房退掉之后怎么用,而是设计的时候可不可以更新、再生。” 命题抽象观众连说看不懂 “这想说明什么呀?”“看不懂!”是在本次城市/建筑双年展上听到普通市民所说的多的话。 一个倒挂在天花板的麻将桌,配上四把椅子和一副已经码好的麻将,有专业背景的观众看了连声叫好,而普通观众却表示“有看没有懂”。双年展上,诸如此类“曲高寡和”的作品不在少数,在不少市民眼中,双年展甚至就是“一个抽象的命题,几个废弃的大仓库,以及一些莫名奇妙的图片和摆设”。 对此,总策划人马清运表示,希望市民放松心情,仅仅以一种很娱乐的心情欣赏关注城市的再生问题就可以了。至于那个抽象的命题“城市再生”,马清运觉得一点儿也不复杂。他解释说,“城市再生”建立在“城市有生命”这一先决条件下,一旦城市具有生命,那么也就有了发展、繁荣、衰老、死亡的阶段。在此情况下,是否需要对城市里不符合功能要求的老旧建筑,改造、重建,进而使得城市焕发出新的生命活力,这就是本届双年展探讨的核心。 在一个展场,映入眼帘的是一整面墙的大幅图片。这组图片是由一张张小照片组成的,仔细一看,其中一张图片上面全都是一家家餐馆、食品店的门脸,上面有着不少深圳人耳熟能详的名称:过桥米线、正宗桂林米粉、砂锅粥、火锅等等;还有一张图片,则是超市里密密麻麻的货架。 这些图片想表达什么意思,经济繁荣还是什么?正当大家议论纷纷时,看到了“图说”:很多人本来挣钱是为了圆梦,但做着做着就一头扎进挣钱里,离梦想越来越远,后来梦没了,只剩钱了。看过创作者的解释,再去看看这些图片,果然另有一番深意。 打破格式不展览成熟作品 在论坛中还了解到,今年的“双城双年展”打破了固定的格式,不设置主题,不展览成熟的作品。“这次希望更多的偏离博物馆质量的展览。让更多的人参与讨论,而不仅仅是参观。”马清运表示,展会几乎没有成熟的建筑师,即使是成熟的建筑师也没有成熟的作品。 主办方解释说,双年展是走向市民、走向大众的展览,所以很多展品都不完全是纯粹的建筑、设计项目,更多是从艺术的角度、从装饰的角度去探索一些城市中的问题和可能性。而对于“双城双年”的意义,马清运则表示:“双城双年展的意义非常大,在世界双年展的家族里还没有出现过‘双城’的现象。”他说,电池有正负极,而大规模的城市区域性运动和运演其实都是跟两极分不开的。所以,香港和深圳其实是完全能够扮演一个更大城市群族的两极状态,只要有高差就有势能,有势能就有运动。

可以上下钱的捕鱼游戏
不锈钢除尘器
玉柴发动机配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