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一个修仙者 第七卷 六 胡说八道?

2020-01-16 23:48:11 来源: 湘潭信息港

地球一个修仙者 第七卷 六 胡说八道?

城主府,某一处鲜花争艳、活水潺潺、生机澎湃的别院。

这里是祁连凌光的临时住处。

和大多金丹真人的习性一样,祁连凌光也不喜欢修炼之地太过热闹、喧嚣,所以整个别院里只有他一人。

此刻,祁连凌光并不在屋内,而是随意的盘膝坐在花丛里,正修炼着。

片刻后,祁连凌光睁开了眼,看了眼某一方天空。

“这xiǎo子有什么事这么急,居然不惜耗费筑基真气御剑飞行?”

而那个方向,空中正有一道飞剑划过,朝这边而来。

御剑飞行的人正是重江鹤。

不过,他虽然号称准金丹,但还是实实在在的筑基修士,丹田里也是筑基真气,只不过无限精纯,到了一个蜕变的临界diǎn。

因此,以他的实力驾御下品飞剑,翱翔天空是没问题的,就是无法持续太久,万里地的距离就可以让他的一身筑基真气耗尽。而补充筑基真气却太耗时间了,如果没有大量的‘虎豹丹’,纯粹吸收元气来补充,那估计得一两月才行。

再者,筑基大圆满修士的一身真气是极为庞大的,就是张卫东这个怪胎的也远远无法和重江鹤的媲美,差上两百多倍都是正常的。

现在重江鹤居然驾御飞剑赶路,显然是有重要事情的,不然不会这么浪费宝贵的筑基真气。

一会儿后,重江鹤赶到了别院,落下了飞剑。

祁连凌光早就在院子里坐等着了。

“祁连师伯!”重江鹤一到。马上朝对方行礼,很是尊敬。

“呵呵。江鹤来了,坐!”

“谢师伯!”

重江鹤也围着桌子坐了下来。

“来。喝diǎn‘醉月液’,这酒可是好不容易从慕容龙那争来的,可惜太少,那老家伙只给了五斤——”祁连凌光手中多了一个xiǎo酒壶,桌上多了两个xiǎo酒盅,给xiǎo酒盅里一一添满。

“师伯,我——”

“先别説,先喝,尝尝这青洲的特产。这可是比百果酿出一个档次的美酒,不容易酿制!”

重江鹤只好拿起xiǎo酒盅,看也没看,一口喝了进去。

祁连凌光一看这喝法,顿时痛惜的道:“这酒哪能这么喝?算了,和你师傅一个德性,让你们师徒喝这酒,简直是浪费,还是我一个人喝好了!”

五斤‘醉月液’这可不少。让慕容龙很是肉疼了几天,所以每一滴都是宝贝。

修士除了修炼,也有些爱好的,这酒就是共同的爱好。不仅它的滋味美妙。有时更可以辅助修士修炼,一张一弛,这是的修炼状态。

重江鹤裂嘴一笑。不过表情并不自然。

“説吧,什么事?”

“师伯。我得到一个很重要的信息,虽然不知道真假。但事关重大,特来汇报一声——”

“你不知道真假?”

“是,弟子惭愧,孤陋寡闻——”

“哦?那你説説,是什么重要的信息?”

祁连凌光抿了口酒,微笑的听着,有些好奇。

能让这位天赋绝的师侄如此重视,却又不确定的事情,想来不简单的。

重江鹤酝酿了下,便将张卫东所言的事情説了出来。

祁连凌光听的一愣,脸上不见了轻松,一脸的严肃的问道:“给你这信息的人是谁?”

“我麾下的一名筑基一层的修士,就是那名牵着青骢兽上大型飞舟的师弟——”

“哦?是他啊——”

“是,弟子也觉得那红云的确诡异,非常可疑!”

“是不是真的,不能随意下结论!”祁连凌光打断了他的话,随即站了起来。“妖兽沙漠中有妖王级的存在,这事不假,但要説有九名之多,就很难置信了,这么多年都没传出消息?”

重江鹤眉头一皱,道:“师伯,您觉得这信息是假的?那红云又该怎么解释呢?”

“红云或许只是巧合,特殊的天象——”

“师伯——”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这事可不算xiǎo,急不来,不能轻易下决定,还得和其他人商量一下才行!”

“可是,师伯,只有四天时间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这就和其他几位真人商量一下!”

“那,弟子先告辞了!”

“恩!”

重江鹤这次倒没再御剑飞行,而是步行离开的。

这青洲城里到处都有青骢兽可租赁来代步,回到东门还是很快的。

别院里,祁连凌光眉头紧皱,片刻后,自言自语道:“算了,先知会众人一声,看他们怎么説!妖云?简直胡説八道!”

尽管心里不以为意,也没听説过什么妖云,但祁连凌光还是通知了其余七人一聚。

等慕容龙、李之秋、欧阳飞虹、延庆、熊元、素月仙子、北海真人七名金丹赶到后,一番客套,祁连凌光便説出了妖云一事。

众人先是听的一愣,再问清楚是重江鹤麾下一名筑基一层的修士説的,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祁连兄,你怎么会相信这事?九名妖王,简直不可能!”熊元大笑道。

“是啊,祁连兄,连我们八人都没听过什么妖云,他一个xiǎoxiǎo筑基修士又如何得知?难道我们都孤陋寡闻不成?”北海真人也笑説道。

若説一名金丹真人的阅历在某方面有时不如一名筑基一层修士,那可能是真的。但若一群金丹真人的阅历都不如一名筑基一层的修士,那就无法让人相信了。

众人都是金丹真人,天资不差,悟性也不低。但都是经历过无数历练、重重磨难才突破到金丹期的,阅历自然非一般人可比。

“就算是几百年前的妖兽潮。也没有记载什么妖云,祁连兄不可当真!”延庆摇头説道。“这真要向山海城的师兄、师姐们求援。到时要被人笑掉大牙的!”

慕容龙也diǎn头道:“虽然警惕是好事,不过,这妖云一説、九名妖王一説,我也以为不靠谱!”

“要带话下去,免得那xiǎo修士胡言乱语,导致人心不稳!”李之秋沉声道。

“对,祁连兄,那xiǎo修士既然在重师侄的麾下,这事就由他来代劳管理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将这信息当作了笑话,浑然不放心上。

祁连凌光一见,就道:“既然大家都这么认为,那么这事儿就定了!至于重师侄那边,我会知会的——”

而没过xiǎo半天时间,正值张卫东沉浸于参悟中时,上门拜访来了。

“师姐,有事吗?”张卫东尽管不乐意被人打断了参悟、修炼,但上门。就算再不乐意也得忍着。

这次熟络了,只称呼师姐二字。

开门见山的道:“师弟,你汇报的事情上面没通过,另外。重师兄要你安稳一些,不要乱传这些捕风捉影的事!”

这就是上面的警告了!

张卫东愣了下,很是失望。彻底没了劝説的兴致。

“我知道了,多谢师姐提醒!”

“那就好——”

转身就要出大帐的。但走了几步,又道:“师弟。假如妖云是真的,你打算怎么做?”

“师姐的意思是?”张卫东疑惑道。

“如果妖云是真的,到时,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很那守住,即使守住,损失也会很惨重,説不定得考虑退路了!”看着他的眼睛,出乎预料的説道。

这下,张卫东有diǎn明白了。

这位赵师姐并不迂腐,似乎相信了他的説法。

“师姐,你真相信我的话?”

“这是坏的打算!”

“咳,好吧,就説坏的打算,师姐又有什么想法呢?”

瞪了他一眼,説道:“来这里,是我的历练任务,不到关头,不会撤退!”

“师姐,我的选择也和你一样!”

“恩?”

“虽然这里够危险,不过,利益也足够的大,对我修炼很有帮助!”

盯了张卫东片刻,一句话也没説,转身就出了大帐。

“这师姐的性子怎么这么冷呢?”张卫东摸摸下巴,开xiǎo差的想着。

他刚才説的话半真半假。

妖兽潮围攻青洲,身在其中的确非常危险。不过,风险与机遇并存,这也是一场极为巨大的机缘、难得的历练机会。

在这里,复杂的情势方便他参悟命运不説,更有无数的各种资源会聚,这样大的好处,张卫东不可能一走了之,白白放过。

就算到关头,城破人亡的地步,他也大可以钻进灵府里躲个几月,等没有什么危险了再离开。

这叫有恃无恐!

而在离开暴风海前,张卫东可不会浪费这些时间的,必须时刻参悟修炼,抓住每一个机会,努力将修为提升起来。

如今,他已达筑基一层,随时都可能突破到筑基二层,对命运的参悟使他尝到了巨大的甜头。

而参悟命运,这比苦修有趣多了,修为提升的也够快。

至于是否传出去红云就是妖云这一信息,张卫东虽然不会散播讯息,动摇人心,但也不会那么乖乖的守规矩,一切随他的心情了。

胡思乱想片刻,张卫东很快又入定,继续参悟,大帐里再次静了下来。

四天后,整个青洲城内外处于一种极度压抑又亢奋的矛盾情绪中,大战一触即的气息终于扰动了张卫东,使他无法继续参悟,从入定中醒来。

此时的外面很是嘈杂,张卫东眉头一皱,走出了大帐。

而外面的人群汹涌,情绪激昂,战意凛然,让他纳闷不已。这些人不再大帐中修炼了,居然都出来了?

但下一刻,张卫东目光一怔,远望着战壕的对面。

十里之外,地面上黑压压的一片,妖兽潮赶到了青洲城下!

ps:人vs妖大战要开始了,咳咳,有diǎn歧义啊?未完待续。

淄博市周村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莆田平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疗白癜风医院
江西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癫痫病治疗医院榆林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