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大规模救援

2020-01-16 20:08:41 来源: 湘潭信息港

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大规模救援

“这伤,怎么跟枪伤似的?”田雨晴问道。

“爆炸现场的危险,不仅限于高温、燃烧还有爆炸冲击力对于人体本身的伤害。如果现场有易碎物品,或者是有碎片,在爆炸的时候会将这些物品抛射出去,这么大的爆炸威力,可比子弹中火药爆炸燃烧的威力要大得多。碎片的初速甚至比手枪子弹枪口初速还要快。”刘崖看了一眼救护车上已经被王鸽减掉的消防员制服。

王鸽特意把这套衣服给带上了车,消防制服的内衬上,是有这名消防员的名字和血型的,就是为了在出事儿的时候能够时间让医护人员了解到这个人的相关信息,方便进行抢救,可是刚刚太过于着急,所有人都不顾上去查看,带到急救现场再说。

“这衣服虽然具有一定的防火和防刺功能,甚至能够阻止一部分危化物品直接接触皮肤,可是不防弹啊。”刘崖叹了口气,惋惜的说道。“代血浆一打进去,人应该就会稳定很多。”

“只是,那‘子弹’应该还在身体里吧。”田雨晴又说道。

刘崖点了点头。

在这场直线加速赛之中,王鸽的全速行驶过程只持续了几秒钟就要进行减速,几乎所有人都看得到这辆没有打开警笛和警灯的救护车以全速前进的状态,呼啸着冲着警戒线这边冲过来,好像身后有什么东西正在追赶救护车一样。

而事实上王鸽这辆车的身后,确实有常人看不到的死神正在追击。这个死神举着雨伞,从爆炸现场的多个死神之中脱颖而出,直接跟随着王鸽的救护车,但是速度并不是很快。王鸽的救护车都已经走到一半了,死神却还慢悠悠的在厂区大门口转悠。

可是死神的速度慢,王鸽却仍旧高兴不起来。他们的目的地就是前方几百米又帐篷搭成的临时手术室,而并非二十公里之外的医院。他没有办法甩掉死神太长的距离。可是回过头来一想,路程一长,病人的情况反而会恶化,死神必定加速,尽可能早的进行救治,才是彻底摆脱死神的方法。

救护车快速减速,轮胎与柏油路面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一阵青烟从轮胎处扬了起来,车辆吱嘎一声停在了帐篷的外面。里面的医疗工作人员们迅速凑了过来帮忙。

“失血过多,这里有代血浆吗,血液是AB型,马上通知血站配血!”刘崖一边忙着把推车抬下车,一边问着这边的大夫和护士们,他们都是来自于附近小型医院的,还有那么两三个是这化工厂本身医务室的,先前哪里见过这种大场面?

众人之中心里发慌,连说话都没了底气,支支吾吾的,“代……代血浆都送来了,血站那边儿已经准备了大部分血型的血液和血小板,一有通知马上会送过来。”

“谢天谢地。”刘崖顿时松了口气,“这边有便携式超声波和X光机吗?我记得我们医院的设备车辆已经来过一批了。”帐篷旁边发电机车上的发电机轰鸣声震耳欲聋,让刘崖说话的时候只能大喊,才能让别人听得清楚。整个地区都已经切断了电源,而警戒线这边是荒郊野外,连个房子都没有,更别说电源了,只能通过发电机烧油来供电,好在后勤物资充足。

这名病人情况紧急,急需手术,但是在手术之前,刘崖还是想要通过设备和仪器率先了解一下伤口内部的情况,虽然X光和超声波并不想CT机那样能够看的十分清楚,体内异物大致的方位还是能够判断出来的,了解一下基本情况无疑会让整个手术过程更加顺利,起码剖腹探查和止血并不会那么盲目,也会让刘崖稍微有点底气。

先前那个回答问题的女大夫点点头,“设备都有,只是……我们都不是专业对口的大夫,不会用啊!”

“医院岗位轮转的时候干嘛去了,这都不学!”刘崖急了,白了他们一眼。

那年轻的女大夫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再说话。

“先送进去挂上代血浆吧。”王鸽一直在往身后张望,生怕那死神靠近,但是身后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死神距离还没有那么近,王鸽看不到他究竟在哪里。

刘崖点头,让众人先把病人送进了临时急诊室。“小田。”他又转过头看向了田雨晴。

“我都会,放心,查完了我就去给你准备手术室,你去换衣服消毒吧,设备好了我让你看下结果,你还需要一个手术助手,这群大夫……”

刘崖摆摆手,“没事儿,只要是外科的,谁都行。你这样的护士我到哪里去找啊!”刘崖已经决定自己上手术台了。这边儿的手术条件不必医院里,消毒方法也没办法严格按照医院里的规矩来,只能优先抢救生命,要求速度必须要快。

田雨晴听到刘崖夸自己,嫣然一笑,赶紧忙碌去了,天知道这么好的姑娘为什么没男朋友,大概是太忙了吧。

王鸽在这边帮不上什么忙,只是在病人被送入急诊室三分钟之后,胸口镇魂牌上就传来了一阵冰凉的感觉,这个病人情况已经趋于稳定,死神差不多该是放弃了。

这才是个人,而现场还有更多的人。随着个人被救出并且脱离火场,撤离到警戒线外面,更多的消防队员和工厂工人也被救了出来,一个接一个的经过毒物检测,送上了救护车,车辆络绎不绝的向警戒线外面赶来,更有的大夫仅仅是让救护车在这里停留了一下,询问清楚现场没有他们所需要的药品、设备以及手术条件,便不再啰嗦,直接让驾驶员去医院。

更多的救护车增员也已经来到了现场,都是稍远一些的综合性医院过来的,但是没有任何一家医院是能够一次性出八辆救护车的,有总比没有强。

王鸽再一次跳上了车,刘崖和田雨晴正在准备那个病人的手术,不止血的话,病人的稳定状态也支撑不了太长的时间。王鸽只能空着车回去,毕竟工厂大门那边儿没有任何抢救条件,抓紧时间把那边儿的病人给送到外面来才是正途。正在这时,天际的边儿上出现了一个小黑点,正在快速向这里靠近,而随之而来的巨大的飞机螺旋桨引擎的声音,甚至盖过了那发电机的轰鸣声。

这架直升机为了躲避厂房那冲天大火,飞的比较高,否则一定会被那空中的高温和烟雾影响到。直升机的涂装是军方的样子,但是两侧的门都开着,上面站着两个人,还摆放着不少白色的大袋子,应该是类似于灭火剂或者阻燃剂之类的东西。

爆炸燃烧的厂房虽然很高,中间没有楼板,都是大型设备,只有墙壁周围有楼梯,从上到下相当于是中空的,由于刚才的爆炸,大部分楼顶已经坍塌,消防车运用云梯,将水枪送到楼顶位置往下喷水十分方便,可却架不住这厂房太大,效果实在是有限。

飞机盘旋着靠近着火的厂房,然后停留在了厂房的正上方,飞机上的一人折腾了一下脚下的白色大袋子,然后一脚踹下了飞机侧门。那大袋子在空中就开始解体,白色的粉末下落速度极快,在空中形成一道白色的幕布,可是受到了高空中风的影响,白色粉末并没有落到那已经被爆炸冲击波震塌的厂房楼顶,反而随风飞扬,落在了厂房西边儿的空地上。

众人一片哗然,为什么只撒一袋,而且落点这么偏,能有什么用?可是当直升机开始移动的时候众人就知道了他们的目的。

飞机上的驾驶员和工作人员可不傻,他们只释放一袋阻燃剂,就是为了测试实际的风向和阻燃剂着陆地点,然后进行调整,这种事儿凭经验和计算可是无法得出结果的,必须进行实验。

驾驶员调整了飞机的位置,又进行了一次测试,这次的一袋白色阻燃剂洋洋洒洒的落入了那大楼之中,命中中央。而飞机上的工作人员们,这才肯把大量的阻燃剂从空中洒下,直接落入那火场之中,在空中形成了一大片白雾。

这些阻燃剂对于人体几乎是无毒的,但是粉尘的吸入还是会造成窒息,他们并没有在一个地点洒太多,直升机盘旋在五层楼高的厂房上空,均匀的进行播撒,尽可能减少对火场内伤员和消防员的影响。

至于这些白色粉末的撒下会不会阻挡消防员搜救灭火过程中的视线,那就不是他们应该考虑的事情了。在火场之中浓烟滚滚,火光四起,视线这个东西几乎是不存在的,只能慢慢摸索着前进。只有把火势控制住,烟才能少一点,视线才能更清楚一些。

毕竟撒下阻燃剂之后的现场情况不会比现在更糟糕了。

火势在直升机和阻燃剂的帮助下顿时得到了极大的控制,这场大火几乎动用了整个湘沙市所有能够动员的消防力量,增援而来的消防队员源源不断的赶到现场,武警战士也在周边负责警戒,军队甚至出动了军用直升机。在这架直升机的阻燃剂撒完准备撤退的时候,远方的天空上居然又出现了两架直升机,一架与先前一样,载有阻燃剂,而另一架的行进方向则是警戒线外面的公路,这里的道路已经全部封禁,一辆车都没有,那架直升机打算直接停在公路上,将特别危重的伤员直接通过直升机运送到医院。

虽然雅湘附二和雅湘附三医院都没有属于自己的急救直升机,但是楼顶却设置有停机坪。直升机的速度可比救护车要快上不少,而且在空中可不会出现堵车的情况,原本三十分钟的车程,直升机只需要十分钟就能赶到,这还是算上了起飞和降落所浪费的时间的。

事情越是大,王鸽就觉得自己越是渺小,几乎什么都做不了。可是每个人都是如此。在这场救援工作中,个人的能力永远是微不足道的。可是每个人微不足道的努力组合到一起,那就有希望。

王鸽能够做到的只是干好本职工作,将每一个危重的病人送到医生的身边。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看这些光景了,救援人员不断赶到现场,意味着现场之中将会有更多的伤员被救出,而在距离爆炸厂房很近的厂区大门口,只剩下一辆救护车没有任务了。他拧动钥匙挂挡起步,在空车状态下仍旧发挥了车辆的速度,还没来到那厂区大门口,仅剩下的那辆候长河的车也载着病人离开了那里,从后视镜之中王鸽观察到,侯长河的救护车并没有在警戒线周边的医疗站停留,而是直接开上了公路,看样子是要直接去医院。

在返回爆炸厂区的路上,王鸽是个回来的,他刚刚下车,就看到了余波正在不断的冲着他招手。

“这边儿有一个,不能让他继续呆在这了。”余波大喊。

王鸽赶紧跑了过去,却发现余波身旁那个灰头土脸的中年男人有些不对劲,看着身上破破烂烂的工厂制服,还有满脸的灰尘,和几乎被火烧光的眉毛和头发,身上甚至有刚才阻燃剂的那种白色粉末,这是刚从现场被救出来的工人。

但是这个男人居然站着,而且想要再次冲入火场,结果被大门口的军警给拦了下来,一个人抱着他的腰,不断的往回拖。

为什么进入火场王鸽不清楚,但是经历了两次爆炸,从这么猛烈的火势之中被救出来,身上连点烧伤都没有,居然躲过一劫,这简直是太神奇了。

“我得进去救人,你们放开我!”那个男人情绪十分激动,那个军警五大三粗,居然有点儿拦不住了。

“你现在体力不支,而且没有专业的搜救技术,再进去只能送死,必须去后方进行全面检查。”余波甚至已经开始让身边的护士准备镇定剂了。

“什么情况?”王鸽上前询问道。

来安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兰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治疗癫痫病方法
邢台治男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