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更 第三十七章 黄雯洁堕仙魔军袭界

2020-01-16 23:17:10 来源: 湘潭信息港

离更 第三十七章 黄雯洁堕仙魔军袭界

雷声袭过黄雯洁的身边如同千龙撕咬般的疼痛,那是刻骨铭心的痛,心府裂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无数的裂痕开始将整个心府撕裂并一点点的灌输雷力进心府,不断的侵蚀着黄雯洁的心脉,已然过去了十几道雷将黄雯洁摧残的奄奄一息,但她的心脉好像不断的在吸取雷的力量不断的强大,渐渐的所有的一切都不像是受过千百次创伤一般,而雷过之后就是一百八十根透骨钉开始透过骨头,就连留下的那条臂膀也被刺废,万千苦痛在咆哮着吞噬着自己。

黄雯洁痛苦的仰望天空,无尽的雨打在她痛苦的脸上,左臂已残右臂已废物但她却不甘心,如果没有朱佳皓自己恐怕已经活的很好,但是一切都已经无用了,所有的痛苦都无法再避免,自己从这一刻起就是个废物一个不敢对自己下狠手的废物,眼中不再有爱而是满满的恨,苟延残喘的活着任凭所有人的摆布,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么?她不甘心一股强大的气流从她的心脉中迸发,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所有的伤治愈,除了残缺的左臂一切都比以前更加灵活,而自己的力量已经强大到自己小小的心府容不下了,无数的力量在心府外长出了逆鳞结,她的眉心一多幽暗的梅花印记将一身白羽衣变为暗色,嘴唇变得赤红,眼角一条诡异的线边将所以苦楚化为怨气与力量。

夏居吃惊的望着她,居然她吸取了天元阵所有的力量现在整个卓亚没人再阻止她了,她已然堕仙成魔成为一代魔尊,她个就将朱佳皓的力量封印起来并将卓亚裂痕打开,玉玺发出的力量护住朱佳皓的心脉便消失不见了。

无数魔军席卷了卓亚,而这些不是黑雨的魔军而是深渊之谷中黄雯洁炼化的魔军,天空被一切魔气所覆盖,荼毒生灵开始了血雨腥风席卷大地,夏艮一脉尽皆未免于难,朱佳皓望着这个已经疯狂的女子,她还是曾经那个自己深爱的人么?他满是悔恨和无奈唯有暗自伤心罢了,而黄雯洁却已经控制不住魔军了望着大地已然毁于一旦,她内心强大的不忍将所有的魔军用术法困住,但却隐隐感到所有的魔军刚刚被一股微弱的暗黑力量控制,现在完全被自己控制,她很快就将朱佳皓关入天元阵中用三味真火煅烧,忽然朱佳皓全身的灵力散尽开始慢慢的被火吞噬,无尽的痛苦席卷而来,朱佳皓全身被无数痛苦吞噬渐渐失去知觉,迷失了。

万神敬仰殿上,黑雨感到天帝法身处于危险中,不由的大笑马上叫来魔牙问是否捉到他了,魔牙诧异的望着黑雨说道:“法祖,没有。”黑雨却真真确确的感受到大敌已经快亡了,所以冥想一下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不由的大叫道:“居然会有和我拥有相同力量的魔尊存在甚至超过了我,看来法身就在他手里了,看来我该去见见他了。”说完一道分身从缝隙中穿过来到黄雯洁面前,默然望见天元阵中那金光保护的人不由的大惊:“居然还能如此顽固。”黄雯洁根本就不望黑雨一眼淡淡说道:“黑雨,从现在起,卓亚就是我的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好了法身我帮你留着,至于其他就不劳你操心了,好了你该离开了。”黑雨望着黄雯洁不由的笑着,她是如此的好笑自己可是六界之主现在可是他说了算,于是涌动全部法力向黄雯洁袭去,却不想被她轻易的回避并对自己的分身一击变为齑粉,分身被灭,对于堂堂的六界法祖来说是一种怎样的挑战,但是黑雨明白现在还不该和她结仇,既然他可以困住法身那就对我来说是的,只要她不在二十年后将他放在天界一切都由他吧,黑雨失落的离开了。

一切都好像是发生在她的身上,那般的绝望和痛苦,朱佳皓如今的心情又怎样不会和她一样的绝望,看不到生的希望,而命运也时常和他开着玩笑,就在前半日他还在为如何可以保护她而向夏居求情而现在却被她封印,一样的绝望,不知道要用这样的心情去说这是不是报应,可是自己却还要连累所有人,卓亚没希望了大央也将归统于黑暗了,一切都将成为齑粉,朱佳皓心里那叫一个悔恨呀!但一切都回不去了。

风来的突然一切都归于平静,卓亚在黄雯洁的手上还算是平静,但黑雨哪里可能就这样罢休但现在却还是不能和她硬拼,如今的自己因为与极龙大战尚未回复,现在绝不能贸然行事,战火暂且平息。

但一切都还不曾平静,黄雯洁隐隐感到后面有一股强大的暗流在涌动,而整个空气都透着他不可抗拒的力量,他的魔力比自己高出很多但他却时时刻刻隐藏自己,如果他想控制大央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可他似乎在害怕什么,他在害怕什么呢?他害怕的会不会将我也牵扯进去,她开始慌了,但现在唯有将天帝法身看住方是重要的,因为她清楚非常的清楚如果黑雨死了,那么自己也是孤掌难鸣,她十分清楚唇亡齿寒的道理,所以她只想有一块自己的天下就好了,毕竟自己不是真元道祖而是一个堕仙魔,在其他界域没有分身,唯有在大央世界有一席之地,所以现在的她只有小心行事了。

夜是空旷的,在宇宙虚空中一个充满仇恨与怨气的心开始萌芽,在那颗血黑的心上长着一条长长的血红支芽,芽上长着一个芽包开始慢慢的分出叶片,向无尽的虚空吸取着无尽能量,忽然芽包裂开一条微弱的裂痕从里面流出血红的黑血开始冒泡,那颗心开始跳动,血红的芽包开始渐渐开放一股怨气直飘向宇宙中央,不居闻到如此邪气开始担忧起来,不由感叹道:“天命,看来此劫难避免不了,百年后她将吞噬一切,我也在劫难逃,却不知此番又有几人可以避免幸存。”不居碧眼望看虚空却看不出此心的出处却隐隐得到提示唯有冥可解围,一切都拜托极龙了。

元华山上,离媛感觉心脉开始有些许痛觉,在本命的召唤中感觉到灵气的回流是很久以前和齐媛相结合的心脉开始疼痛,难道她将回归了么,可是她在哪呢?而现在自己的心是否还可以去找寻曾经的那份执念,但他的心确切的认识到她真的复苏了,但却只是微弱的气息自己只是淡淡的疼痛,要是她完全回复了自己会疼痛不已,看来她却是淡淡的,看来她只是默然了。

远处的风呼啸着,黎明淡漠在塞息城外,由远到近依然模糊不清,谁都在忌惮着幕后的那只手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就连心高气傲的黑雨也不得不静默了,望着天空所有的一切都是灰蒙蒙的没有颜色却又缤纷色彩各有光亮,现在受苦的恐怕就只有朱佳皓一个了,命运在呼喊着一切都依然像是定局,可是一切又好像变了,变的不像表面那般的平静而是暗流涌动,在远处观望的人们和在附近受苦的人们,还有心系大央的人们都在背地里不知道有多少的行动是不为人知的。

命运就是这样的反反复,但将发生什么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了。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李向红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厦门医院
吉林治疗阴道炎医院
海口治疗卵巢炎医院
苏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