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王佳平杯征文荫家堂传奇中篇传记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3:03:58 来源: 湘潭信息港

一    距衡州一百二十多里的地方有一座山,叫佘湖山。佘湖山属南岳七十二峰之一,山势雄伟,连绵十几里。山上松林茂密,翠竹丛丛,鸟语花香,时常能见野猪、狐狸、野兔等一些动物出没。山下有一条河,叫蒸水河,河面宽约五、六十米,河水清澈,水底游鱼和洁白的鹅卵石隐约可见,河两岸绿树成荫。溯河而上,离佘湖山大约三、四里有一个小镇叫佘田桥。佘田桥连接衡(衡州)、广(广东)、宝庆,又通祁东、永丰,镇子虽小,却交通发达,南来北往的商贩,十里八乡的农人,常常把个镇子挤得满满的,自有一番繁荣气象。  沿着山腰一条青石铺成的台阶,可以直达佘湖山主峰。石台阶大约百余级,名字也叫“百步阶”。主峰上有一庙宇,名叫云霖寺。云霖寺是千年古寺,终年香客不断,青烟袅袅,暮鼓晨钟,不绝于耳。站在山顶,但见山后群山连绵,云蒸雾罩;山前视野开阔,一座座小山像馒头一样散布在地面,小山之间夹杂着农田、房舍,田野里庄稼或黄或青,房舍顶上炊烟袅袅,如雾如纱,蒸水河像一条玉带从田野里绕过,蜿蜒东去。好一派田园山水风光,如诗如画,美不胜收。  时间是大清嘉庆六年。  这天晚上,正逢八月十五中秋节。云霖寺的主持方丈净缘大师做完晚课,信步走出庙门,来到门前的小坪里,但闻松涛阵阵,秋虫唧唧。头顶,碧空如洗,云淡星稀,一轮玉盘似的明月高悬天边。远处的田野和农舍像披上了一层乳白色的轻纱,朦朦胧胧,若隐若现。净缘大师被这一派宁静、如梦境般的夜色陶醉,只觉神清气爽、心旷神怡、如痴如醉。  净缘大师正自对着月色出神,忽然,正前方出现了一道耀眼的红光。他吃了一惊,揉了揉眼睛,定晴再看,那红色的光芒正在慢慢消失。净缘大师是得道高僧,自然明白那红光的妙处。他知道,红光出现的地方要么是地下埋有宝物,要么是有什么精灵在修炼,在这皎洁的月夜偶然现身。  发出红光的地方是离蒸水河岸边不远处的一座小山。这座小山旁边还有两座小山,三座小山呈“品”字形排列,红光是从品字尖上那座小山上发出的。净缘大师暗暗思忖:如果是宝物现身,说明是有缘人已经出现;如果是修炼的精灵,说明这精灵已经快修炼成功,不久即将升空,看来这佘湖山脚下或许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救命啊!救命……”一声凄厉的呼叫声从半山腰传来,打破了夜的宁静。  此时正值嘉庆六年,天下还算太平,此地民风也算淳朴。但由于贫穷和饥饿,偶尔也有杀人越货、做奸犯科的事发生,山上的野兽也会出来伤人。如此半夜时分传来呼救声,肯定不是好事。净缘大师不敢怠慢,忙飞身往半山腰扑去。  净缘大师从小练武,功夫了得,几个起落,身子已在半山腰的小路上。转过一个山岗,只见山路上迎面跑来一人,这人一面跑一面拼命摆动脑袋。再一细看,只见这人肩上骑着一个怪物。这怪物头长得像狗,下半身又像人,眼里闪着绿光。这种怪物本地人叫“野狗子”,专门吸食死人和死动物的脑子,平时难见踪影,白天或夜晚单独一人在山路上行走时,它就出来骑到人的肩上,被它骑着的人往往吓得拼命地跑,跑到有人的地方它就跳下逃走。有些胆子小的被吓昏过去,它就咬破人家的脑袋,吸食脑子,但对活人它不敢下口。  净缘大师大喝一声:“站住!”  那个只顾拼命奔跑的人听到喝声,如梦初醒,一下停住了脚步。骑在他肩上的怪物只见前面站着一个威风凛凛的高大和尚,麻利地溜下了地,钻进路边的树林里,倏忽不见。  怪物一离开身体,那被怪物骑过的人身子摇了摇,一下子瘫软在地。净缘大师见了,忙奔过去背起他返回庙里。  净缘大师把救回来的人放到床上,叫醒两个徒弟,让他们去烧一壶开水来。  这是一个年龄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穿着破烂,骨瘦如柴,头大得出奇,更奇怪的是头上两只耳朵也特别大。  净缘大师把少年面朝上平放在床上,伸出右手,用大拇指掐住他的人中。不一会,少年吐出了一口气,醒了过来。  “这是哪里?”少年睁开眼睛,惊恐地问,抬起头想起身。  净缘大师忙把他按回床上,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小施主,你终于醒了,这里是云霖寺。你先别动,躺着休息会。”  听说是云霖寺,少年脸上紧张的神色似乎缓和了许多。少顷,净缘大师的徒弟把烧好的开水端了进来,净缘大师说:“小施主,你只是惊吓过度,并无大碍,喝杯开水压压惊吧。”  少年接过杯子,慢慢喝完了一杯开水,情绪渐渐平静下来,他向净缘大师说起了事情的经过。  少年名叫申述,今年十六岁,家住佘湖山旁边的一座小山上。申述从小丧父,家中只有一个双目失明的母亲,靠申述打柴和帮人放牛为生,母子俩相依为命,日子过得比黄连还苦。今天是中秋节,傍晚,母亲忽然说:“儿啊,今天过中秋,别人家都吃月饼,可我们家已经有几年没尝过月饼了吧?”  申述是个孝子,听母亲这样说,摸了摸口袋里的几个铜板,咬了咬牙说:“娘,我有钱,我这就去镇上买月饼给您吃。”  母亲说:“儿啊,这么晚了你别去了,娘只是随便说说。”  申述说:“娘,还早着呢!你等着,我马上就回来。”  申述一边说,一边乘着月色上了路。身后传来母亲的叮嘱:“儿啊,路上小心……”  从家里到佘田桥有六里多路。申述赶到镇上,买了一个芝麻月饼,马不停蹄又往回赶。走到佘湖山脚,看看夜色渐深,怕母亲等得心焦,于是就抄近路从佘湖山的半山腰经过,没想到走了不远,就感到有东西骑到了肩上,回头一看见是个狗脸人身的怪物。申述也听说过野狗子,当时吓得魂飞魄散,拼命奔逃,一边跑一边喊救命……  “多谢师父救命之恩!”申述说完经过,对着净缘大师纳头便拜。  净缘大师忙把他扶起来:“小施主这么晚了还不辞辛苦,去镇上为母亲买月饼,年纪轻轻,孝心可敬!”  说起月饼,申述站起身往怀里一摸,愣住了:怀里哪还有月饼!  净缘大师见申述一脸苦相,知道他的月饼丢了,忙让徒弟去拿了几个月饼交到他手上说:“小施主,夜已深,你母亲只怕在家等得心焦了,快快回去吧!”说完又转身对两个徒弟说:“慧根,慧敏,你们两个送这位施主一下。”  申述和两个小和尚一起往庙外走去,刚走出庙门,净缘大师在后面喊道:“小施主请慢!”  申述停住脚步,净缘大师走到面前说:“小施主,刚刚听你说靠打柴和给人放牛度日,日子过得艰辛,我有一位好友,在佘田桥镇上开店铺,我介绍你去做个学徒,也比打柴放牛强,不知小施主意下如何?”  申述听了,自然感激涕零,一连串地应着:“要得,要得!”  净缘大师说:“如此甚好!快快回家吧。”    二    破烂的草棚里亮着一盏昏暗的灯。门外月色似水,门里的灯光就显得格外微弱、可怜。风从洞开的房门吹进来,灯光被吹得摇摇晃晃、忽明忽暗。  申述的娘静静地坐在小桌旁,脸上带着甜甜地微笑。她不时翕动一下嘴巴,仿佛儿子买来的月饼已经进了她的嘴。由于双目失明,早年丧夫,岁月已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过早斑白的头发,清瘦蜡黄的脸庞,破破烂烂的衣饰,四十出头的年纪,可看起来差不多有六十多岁的样子。  门外传来轻微的“窸窸窣窣”声,申述的娘兴奋地站了起来:“儿,是你吗?”  没有听到儿子的回答,窸窸窣窣的声音一路往房子左头响去。一会,左头的鸡窝里传来一阵杂乱的鸡叫声。  难道是谁想偷鸡?“是谁?”申述娘找着桌边做拐杖的木棍,摸索着往鸡窝走去。  石头垒成的鸡窝在草棚的土墙根,一条“鸭公蛇”正把头伸进鸡窝,鸡窝里好像炸开了锅,几只大小不等的鸡“咯咯咯咯”叫过不停。申述娘拄着木棍走到鸡窝边,不停地问:“是谁?是谁?”木棍一下戳到蛇身上。“鸭公蛇”被戳痛了,尾巴一甩缠上木棍,蛇头迅速从鸡窝里缩回来,扭头对着申述娘的脚背就是一口。申述娘“哎呀”一声,痛得跌坐在地上。不一会,被咬的左脚整条脚都麻木了。  “鸭公蛇”是本地毒的一种蛇,蛇毒见血封喉,被它咬过的人几乎无生还的希望。  申述娘渐渐感到呼吸困难,痛苦不堪。  “娘,我回来了。”申述双手捧着净缘大师给的月饼,高兴地跑进了草棚。净缘大师的两个徒弟慧根、慧敏也跟了进去。  草棚里不见人影,只有一盏摇晃的灯。申述以为娘等得累了去里面睡了,忙又走进里间,里间也不见人。申述有点奇怪:这大半夜的,娘哪去了?他转身走出草棚,对着山上连叫了几声:“娘……”  草棚的左头传来微弱的应答声。申述转头一看,只见娘倒在鸡窝旁。他忙冲了过去,皎洁的月色下,只见娘脸色惨白如纸,气若游丝。申述吓坏了,手里的饼全掉到了地上。  “娘,你怎么了?”申述紧紧地抓着娘的手。慧根、慧敏也走了过来,三个人一起把申述娘抬进了草棚里间的床上。  暗淡的灯光下,只见申述娘的左脚从膝盖以下几乎全肿了,脚背又青又紫,上面赫然有两个小洞,里面渗出黑色的血水。  慧根看了说:“不好!你娘只怕是被‘鸭公蛇’咬了,我们快去找师傅。”说完拉了慧敏,两人飞快地向山上跑去。  看着娘的模样,申述急得六神无主,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淌。申述娘已说不出话来,嘴巴不停地一张一合,一只手往枕头下摸,似乎要找什么东西。申述忙把娘扶起来,拿开枕头,再揭开一层旧布,拿出一只小木盒来。这只小盒有点奇怪,通体乌黑,上面有一个红脸长须的人头像。申述娘手指小木盒,望着申述,示意他把小木盒收起来。看着申述把小木盒收进了怀里,申述娘头一歪,气绝身亡。  申述抱着娘的尸体哭得死去活来。  净缘大师带着徒弟们匆匆赶来时,已回天乏术。  “阿弥陀佛!小施主,生死由命,节哀顺变。”纵然净缘大师是得道高僧,眼睁睁地看着申述一夜之间失去的母亲,从此孤苦伶仃,再无依靠,也不由戚戚。  当夜,净缘大师师徒三人留下守灵。天亮后,净缘大师从寺里拿出些香火钱,让两个徒弟去附近村庄叫来几个乡亲,到佘田桥镇上置办了一口薄棺材。第二天,又为死者念了一天经,做了一场道场。次日一早,净缘大师和一些好心的乡亲一起,吹吹打打、像模像样地把申述娘下葬了。  办丧事期间,申述像傻了一样,每天只知道哭哭啼啼,一切事情全由净缘大师做主。也是他前世修来的福,碰上了净缘大师,不然只怕他娘要暴尸荒野,他自己也要变成“野狗子”嘴下冤魂了。  申述娘下葬后的当天夜里,他们住的草棚无缘无故燃起了大火,草棚瞬间被烧成了灰烬。那时申述正在娘的坟头痛哭,不然只怕难逃火海。  这一下申述连赖以遮风挡雨的草棚也没了,所有的财产只剩下娘临死前给他的那只小木盒,幸好申述一直带在身上,才幸免于火灾。  真是祸不单行。净缘大师站在变成一堆灰烬的草棚前,双手合十:“因缘而起,因缘而灭,一切随缘。水火无情,浴火重生!阿弥陀佛。”    三    “大头,把这袋米送到对河刘记饭店去!”身材像一只大虾、戴着一副老花镜、穿着青布长衫的钱管家,一边把米装进一只布袋,一边头也不抬地喊。  “好咧!”申述答应一声,麻利地把手里的两砣烧纸(冥钱)交到出了店门的顾客手里,躬着腰对顾客说:“先生慢走,欢迎常来!”  娘死了后,赖以栖身的草棚也化为了灰烬,好在有净缘大师的帮助,申述来到了净缘大师的好友陈老板的陈记杂货店做了个小伙计。在陈记杂货店里,申述每天六点钟就起床,开店门、打扫店铺、生炉火。他吃苦耐劳、待人诚恳和气,很快得到了陈老板的赏识和顾客的夸赞。由于他的头大,店里的人和一些熟人都称呼他“大头”。他也不计较,总是愉快地答应。陈记杂货店什么货都卖,大到米面油盐、锅瓢碗筷,小到针头线脑;还兼卖花圈、纸钱、金银山这些死人的用品。所以事儿特别多,申述每天忙得像陀螺。  一转眼,他在店里已干了四个多月,如今到了岁末。  门外刮着刀子风,吹在脸上又冷又痛,天空惨白惨白,像死人的脸,看样子,要下雪了。街上行人稀少,一只瘦骨嶙峋的狗,夹着尾巴慢慢地走着,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远远地看到有人过来,它就慌慌张张地躲开。看起来,它吃了不少人的苦头。  申述背着米,往对河走去。他把米背在肩上,一只手抓着米袋,一只手放在棉袄袋里暖着。这袋米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可背在申述肩上,他似乎很吃力。他不停地换着肩,不停地换着抓米袋的手,每换一次,他就把刚刚抓着米袋的那只手伸到嘴边哈几口热气。  佘田桥镇不大,只两条街,分布在蒸水河的两岸,河岸即是街道。街道两旁是各种各样的店铺,以河以界,分为东西两街;东街以旅馆、饭店、理发店等服务类为主,西街则是以杂货店、粮油店、鞋帽店、绸布庄为主。西街的尽头是一个大坪,平时有些乡下人在这里卖些自种的瓜果蔬菜,或鸡蛋、鹅鸭和猪崽之类。逢集的时候,这里更是热闹非凡。周围村子的农人、邻近乡镇的小商贩、卖狗皮膏药的、耍把式的、耍猴的把这里挤得满满的。东街和西街由一座木桥连接。木桥已有些年月,桥面的木头已经泛白,走在上面晃晃悠悠,还发出“吱吱”的响声。 共 45796 字 10 页 首页1234...10下一页尾页

原发性早泄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昆明治癫痫去哪治疗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