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仙记 第1000章柳千红

2020-01-16 19:09:02 来源: 湘潭信息港

虐仙记 第1000章柳千红

暗黑圣殿之中,余飞龙的脸色苍白,呼吸急促,甚至是身体上都出现了红褐色的斑点。练遗孤跟随他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样的神色。

“圣皇,您这是怎么啦?”

“盘谶之兆!”他的空洞的嘴巴里蹦出四个字。

“什么意思?”练遗孤睁大了眼睛。

这些日子之中,薛冲陈兵于暗黑京城,包围了四门,可是就是不进攻,已经使得他心神不宁。若是进攻,他心里反而会觉得好受,可是不知道对手何时会进攻,这使得他心里极端不踏实。

“这是我天谶之咒出现的一个兆头,盘谶之兆主凶,也许用不了多久,我就有凶险之事,血光之灾,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的声音嘶哑,完全丧失了的气度,倒是像是一个长期缺少营养的瘦弱男人。

练遗孤十分不解:“圣皇,薛冲还没有攻城,我们何必怕成这样?况且,圣皇您不是要亲身追出去杀薛冲吗?”

“不行!”余飞龙无力的摇头,“现在不行,我的盘谶之兆是一种十分准确的预感,我似乎感觉到,薛冲此时的修为又在进步,仅仅依靠我现在分身的力量,已经无力将他杀死,我该怎么办?”

练遗孤立即就明白了余飞龙之所以如此无奈颓废的原因了,那就是薛冲的大军可能真的会打破暗黑京城,而他却无力阻止。

“圣皇,依小的之见,薛冲的修为就算是再晋升了一层,也是无法和圣皇您相比,您还是可以像是捏死蚂蚁一样的捏死他的。”

“哈哈,那倒是。”余飞龙即使是在笑的时候,也是空洞的,也是强装的,在练遗孤看来,若是没有必要,他这个作为洪夏大陆高手的帝王,懒得多说一个字。

“不管怎么样,薛冲,既然你有胆子来到我暗黑京城,我就要会会你,先前在暗黑神庙之中盗走我神木天尺和土元神鼎吗,想必只是为了晋升到长生第五重造物的境界。就算薛冲现在有再多的隐藏手段,可是毕竟只是一个蝼蚁般的东西,我怕什么?”

说是不怕,可是他的内心之中,却是莫名其妙的有些紧张,究竟在怕些什么,他不知道,总之他就是感觉到有些害怕。

本来,这种没有悬念的狙杀,他可以是举手之劳,但是不知道我们,自从前面两次狙杀薛冲不成之后,他就产生了不确信。

有时候,自信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当你老是做事心想事成的时候,你的自信心自然就会暴涨;反之,当你不断的遇到挫折,你的自信心就会受到致命的伤害,甚至使人崩溃。世上很多自杀的人,并不是说他的能力不强,而是有时候他们无法接受失败,无法接受某种事实。据传当初米国的首脑林肯在南北战争时候带兵镇压了南方奴隶主的叛乱,虽然南方奴隶主失败,可是他们却派人刺杀了林肯。这就是无法接受失败。

练遗孤的脸上露出虔诚的尊重:“圣皇,您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余飞龙的眼中就闪烁出幽蓝的火焰:“今夜,就在今夜。薛冲,你居然可以杀了我潜藏在护城河之中的万年穿山甲,手段的确已经不错啦,可是――今夜,就是你的死期!”

练遗孤的眼中显现出兴奋的色彩:“圣皇,小的想要跟在您的身边,看你手刃了这个家伙。”自然的,薛冲那样的挫折了他,他对薛冲的恨意,简直就不能以言语来形容。

――――――――

薛冲高速奔行的身形停止了下来,手上轻轻一弹,一只鸟儿就振翅飞走。离开的时候,这只鸟儿还回头留恋的看了薛冲好几眼。

很显然,就在薛冲将此鸟造出来的短暂时间里,他已经获得通灵的能力,以后注定是一只非同凡响的鸟儿。

薛冲的手扬起,感觉到生灵的动人。

他甚至有一种冲动,造出一个美女,一个真正的美女来,那会是一番怎样的光景?

可是薛冲随即打消了这个年头,不是他不想,而是根本就办不到。

他可以早出人的躯体,可是无法造出人的神魂。据老龙所说,要造出真正的人,只有等到修炼成不朽境界的仙王境界之后,才有可能做到。至少都要达到女娲娘娘的修为。

而老龙所言,女娲已经消失在无尽的时空长河之中,或许已经死亡,或许是到了另外一个伟大的空间。

薛冲的身形很惬意的转身,就看到了一个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的美貌女子,正在向自己的走来,美艳不可方物。

薛冲从这个女子的身上看到了仙女的气息,那种无法掩饰的灵动的气息。

“你好。”薛冲不能确定她说的是否就是这两个字,但是的确是十分的好听,像是世上听的音乐。

哦不,薛冲在心中忽然叫了起来,因为薛冲看清了这个女子的容颜,真的是姿色天成,般般入画,更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使人着迷。

看到这样的女子,薛冲立即就感觉到心清如水,像是世上温柔的按摩,瞬间传遍了自己全身,快美男言。

“你是在叫我吗?”此女的身上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吸引力,将自己带到她的身边。

这女子就轻盈的点头,美丽的眼睛使得薛冲顿时就感觉到痴啦,那种风度,那种无法解释的艳丽和端庄,使得薛冲的心中充满了柔情。

这并不是真正的情愫,而是一种对世上美丽女子的倾倒。一个人未必非要动心才能倾倒,有时候,即使是不动心,也会因此而倾倒。

薛冲靠近了她,纵然不再说一句话,那也是莫大的光荣,还有就是一种无法解释的亲近。这种亲近使得薛冲的心中燃起炽热的爱慕。

这也不是真正的爱慕。就像是大多数的男人看到绝色美女的时候都要品味一番一样,君子好色而不淫。君子都可以好色,何况是其他。

“你是薛冲?”

说完这个字的时候,这绝色女子的神色就有兴奋之意。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薛冲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倒不是说薛冲故意退一步,而是此女逼人的美丽使得薛冲一时之间有点胆怯。

男人都是如此。看到美丽的女人的时候,往往会有一时的自惭形秽,需要鼓足勇气才能正视对方。虽然说薛冲早已经是久经考验,可是连他都有点记不清啦,自己已经又多久没有和女人在一起啦。

“我是――”这绝色的女子忽然撒娇,“你要靠近我,我才能告诉你!”

她吹气如兰,她手指白嫩如葱,她眼神似乎要流出秋水,秋天的水。

“是什么?”薛冲的身形忽然消失不见。

强烈的罡风呼啸之间,整个暗黑长河,这条护城河之中白浪滔天,这个美丽的女子忽然爆炸,成为一个巨大的火药库,地动山摇,整个暗黑京城都在爆炸之中颤栗。

她用她的死来偷袭薛冲,她要靠近薛冲,其实就是要发动致命攻击的时候。

可是就在薛冲要听她说话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心灵力的危险感觉升起在薛冲的脑海,薛冲感觉到自己头皮发麻,全身颤抖,强烈的危险立即来临。

于是,薛冲在生死之间强行撕裂一条时空通道,并且借助照妖眼强行的逃生。

从来未有一刻,像是现在这样的危险过。

薛冲正沉浸在晋升境界的欢欣雀跃之中,刚刚才经受了展览天的偷袭,一切都在薛冲的掌握之中一样,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薛冲遭受了致命的攻击,真正致命的攻击。

“这个女子,这个女子究竟是谁?”

薛冲气喘吁吁的出现在暗黑长河的百里之外,汗水湿透了他的全身,神色狰狞,若不是心灵力在千钧一发时候的灵光乍现,薛冲知道,自己已经彻底的陨落啦。

老龙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你差点为了一个女人而死,你还问她什么?”

薛冲就喘息的说道:“太美啦,这种美丽和空灵,不像是尘世中人。”

老龙就没好气的说道:“是的,她当然不是,她就是柳千红,红遍整个仙界的伎女,一手琵琶妙绝天下,我在天庭的时候,曾经听我父亲说起过。”

“她――她怎么会来到这里?”

老龙叹息:“看来女色真的是你的一个大弱点,余飞龙就是利用了这一点,差一点将你狙杀,难不成到了现在你还不知道狙杀你的是谁?”

薛冲就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当然知道,他是余飞龙。可是,我就是想不明白,这个女子为什么可以这样像是真的?”

老龙就道:“因为这本身就是柳千红的一具分身,余飞龙当年在仙界的时候,曾经和此女有染,想必柳千红因此赠送了她一具分身吧。”

“赠送分身?”薛冲一听,差点就跳了起来,世上还有这样慷慨的赠送?

老龙笑:“对于仙人而言,分身虽然不错,但是要赠送一具,也是赠送得起的。”

薛冲的心中一沉,想不到余飞龙的分身为了对付自己,竟然舍得花费这样大的血本,简直就是把自己看得太重了。

事实上,一个女仙,愿意将自己的一具分身相送,这本来就是极端重要的事情,这至少说明,在她的心目中,已经将你看作十分重要的男人,甚至就是丈夫。

仙道之中,能够娶一个女仙为妻,能够让她为你死心塌地,本来就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身为仙人,自由自在,逍遥快活,要为你一个男人而活,本身就是很累的事情,所以仙界的很多女仙,都不愿意屈身为人妇,就是想要保持自己的自由身。

往往只有在物质匮乏的时候,女人会为了这一切而出卖自己的色相,一旦一切都充足的时候,则要女人听从一个男人的话,那就显得十分珍贵了。

余飞龙竟然将柳千红的分身用来袭杀自己,可见对自己的忌惮,已经到了一种无法想象的地步,很显然,他对自己存着强烈的忌惮。

如此看来,余飞龙真的发现不了我的行踪。若是他刚才确切的知道我的位置,以他分身的全部力量,以他手中所掌握的仙法,我岂有命在?

也就是说,他刚才只是用天谶之咒释放出柳千红的分身,勾引我接近,然后再靠近柳千红的分身,企图隐藏在柳千红的身体之后将我袭杀。

可是就在他靠近的时候,我就察觉了他的来临,赶紧的避开。生死只在瞬息之间,想到当时的凶险,薛冲的心中可谓是心有余悸。

“余飞龙真的这样忌惮我?如此看来,难道我真的可以威胁道余飞龙的真身?”

老龙就郑重之极的点头:“这是当然。余飞龙若不是真的忌惮你,早就不会狙杀你两次三次了,现在看来,你带兵进军暗黑京城,真正的是威胁道了余飞龙的利益。以前我还不是十分的确定,但是现在,我已经完全的可以确定,那就是余飞龙的真身,现在一定是修炼到了十分要命的关头扑,否则的话,他只需要分出一道神念,就可以将你这样的角色彻底的杀死,没有丝毫的悬念,可是他终究还是不敢这样做。”

“为什么?”

老龙就道:“以我看来,一旦他使用自己真身的力量,磅礴无边,一定会引起天上群仙的感应,这就是他不敢对你动手的原因。当然了,如果他现在的修行正在关键的时候,他也是不可能拔得开手来对付你的。”

薛冲就沉吟的说道:“在我看来,还是第二种可能大一些,毕竟,就算他不能使用真身对付我,怕引起天上群仙的感应,但是只要他的真身没有处在关键的修行之中,则他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对付我。一个仙人强者,要对付我这种角色,有的是办法。”

老龙颔首:“你说得不错。现在正是我们占领暗黑京城的时机,到时候,一旦余飞龙的真身再也隐藏不住的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未完待续。)

咸阳市礼泉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长兴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癫痫病的护理措施
云南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温州治疗牛皮癣价格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