亵渎章三神喻

2020-01-25 02:40:14 来源: 湘潭信息港

亵渎 章三 神喻

章三神喻

脸色苍白的罗格在两个精灵守护武士的搀扶下,终于回到神谕之城。

宏伟的神使殿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神庙和长老院也是一片狼藉,但大部分建筑还是完整的。复活的神使在无数精灵害怕、猜疑、敬畏的目光中,被搀扶进了长老院。

罗格瘫倒在椅子上,无法抵挡的疲惫几乎让他就此昏睡过去。但他知道,眼前绝不是睡觉的时候,有太多的善后要处理。精灵是爱恨分明的种族,也是一个无比天真的种族,它们是不会因为你救了他们的性命,就会放弃自己的信仰的。

罗格精神力虽然强大,但是魔力可不怎么样。连续施放两次‘血肉抽离’已经远远透支了他的魔力。若不是他在死亡世界回忆起了侵蚀,又有海因里希留下的大量死亡气息,‘血肉抽离’这个极为恐怖的魔法,他是一次也放不出来的。

想到海因里希,罗格就不由得一阵得意。在他灵魂回到这个世界的途中,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被七君主之一的第九骑士海因里希给锁定了!死灵君王对他的追杀契而不舍,尽管罗格在无数位面间不停地逃窜,它依然在后面紧追。

然而罗格出入异空间的经验远远超过了从没出过异界的海因里希。他就象逃入其它位面一样,冲回了自己的世界,然后又向其它空间冲去。冲到半途,灵魂本体却突然停下,只以精神力凝成一个诱饵,冲破空间扬长而去。海因里希想都未想,就跟着那诱饵冲天而去。等它明白过来,已经突破了空间,再也收不住了。

于是在罗格的嘲笑和痛骂声中,死亡世界的君王,伟大的第九骑士海因里希,不得不开始了它在无数空间中寻找归途的旅程。

罗格得意地嘿嘿笑了起来,七君王少了一个,想要封印风月恐怕没那么容易了吧?何况风月在战斗中的狡诈和狠辣,更是远远超越了自己呢!

两个守护武士被罗格阴森森的笑声吓得不轻。自从罗格施展了如此大规模的幻术和‘血肉抽离’之后,所有的精灵都下意识地远离了罗格。

罗格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问道:“月之暗面都调回神谕之城了?阿佳妮呢,怎么没看到她?”

这两个守护武士是阿佳妮的好友,从‘月之暗面’组建时起就追随罗格了。她们遵从罗格的命令已经成了本能,虽然罗格施放的是邪恶的死灵魔法,但是她们仍然不愿象其它精灵战士那样远离罗格。事实上,所有‘月之暗面’的精灵战士追随罗格已经成了一种本能。

一个守护武士犹豫半天,终于开口道:“神使大人,当天阿佳妮为了救您,战死了……”

“什么!”罗格猛然站了起来!

“神使大人,先别着急。我本来以为阿佳妮已经死了,但是突然出现了一个全身黑色盔甲的战士,她击退了杀手,并且用自己羽翼上的血救回了阿佳妮。大人,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她并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

罗格点了点头,他一听精灵的描述就知道是风月。看来自己死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回头要仔细问问才行。

“那阿佳妮人呢?”

“大人……神庙的祭祀们说,阿佳妮是用不洁的血复活的,所有,她是恶魔的代言人。现在……她被关在神庙下的地牢里…….”她说着说着,眼睛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一起追随罗格的五个守护武士向来是要好的密友,感情深厚,非他人可比。

“啪!”罗格大怒之下,将椅子拍了个粉碎!

“昭晔这货!老子还没跟她算帐,她居然就把手伸到老子的人头上来了!你立刻到神庙去,就说是我说的,立刻把阿佳妮给我要回来!”

守护武士有些迟疑,但还是领命去了。

罗格又对另一个守护武士道:“你去找个人,将修斯长老请过来,我有事要和他商议。我知道他受伤不轻,但抬也要把他抬过来!办好这件事,你再跟我说说,这段时间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

越听下去,罗格的心里就越是平静。近一段时间,每次他决定要置对手于死地时,都会变得无比的冷静,似乎人类的感情再也与他无关。

本来神庙的祭祀们就已经彻底地压制了长老会,罗格的死讯传来,她们又顺手接收了‘月之暗面’的指挥权。

随后不久,昭晔就号召所有的精灵们恢复精灵族古老的传统,她认为,只有遵循了传统的精灵才是真正的精灵。‘月之暗面’因为手中沾染了太多的血腥,又对罗格忠心耿耿,所以成了神庙排挤的对象。

精灵都市的周围是不能容许精灵猎人的存在的。以前有罗格在,强令所有精灵都得呆在神谕之城,不许去招惹满山游荡的冒险者们。不光如此,胖子还拿出不少精灵族历代积累下来的财富布置在所谓的‘亡灵古墓’里,已经有数批冒险者满载着精灵千年的收藏大摇大摆地回去了。这个事实让高傲的精灵无比的难受,所以当昭晔下令精灵部队出击猎杀冒险者时,神谕之城立刻欢声雷动。

短短数天里,数百冒险者就永远沉睡在了中央山脉之中。由拉姆斯菲尔德率领的‘月之暗面’在山林中的战斗力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重新焕发了活力的风蝶,也愈发美得惊心动魄了。

然而冒险者中也有老辣之人,他们偷偷跟踪着精灵的部队,终于发现了神谕之城的位置。

这些冒险者悄悄地离开了中央山脉。

封锁线上的月之暗面早已经撤回了神谕之城,而重伤的风月也无暇再顾及精灵的事情。凭藉灵魂上的联系,风月很快知道罗格的灵魂竟然来到了自己的世界,并且锁定了他的位置。自此,风月就开始全力准备与巫妖艾尔格拉的战争了。

就这样,关于精灵都市的情报以一万个金币的惊人价格被卖掉了。

无数冒险者蜂拥而来,邻近的三个公国也联合起来向卡斯施压,逼着他同意三国的联军一万人通过阿雷境内,进入中央山脉搜捕精灵。为了安抚国内的民众,在卡斯的要求下,这一万由安纳斯公爵率领的军队未进驻任何城市,悄悄地开进了中央山脉。安纳斯公爵一路上还招募了大量冒险者随行,许诺了平分战利品等种种好处。

其实在公爵心中,还是相当畏惧大魔法师罗格的精灵卫队的恐怖战斗力的。他准备让这些冒险者充当炮灰,好减少他精锐部队的伤亡。

就这样,当这只大军开进中央山脉的时候,由于一路汇集冒险者,已经变成了一只两万人的军队了。

精灵们很快意识到了大事不妙,‘月之暗面’与安纳斯的军队展开了激烈的游击战。在山林中,安纳斯的部队根本无法捕捉到‘月之暗面’,与其决战。尽管月之暗面给安纳斯的部队造成了重大伤亡,但他也是一只老狐狸。安纳斯坚信“捣了狼窝,不愁打不到狼”的古老智慧,坚定不移地向神谕之城进军。

终于,在神谕之城外的森林中,拉姆斯菲尔德不得不与安纳斯展开决战。一场惨烈的战斗下来,精灵们寡不敌众,在‘月之暗面’伤亡过半的情况下,只得退入神谕之城,做的挣扎。

安纳斯的部队伤亡已经超过了四千人,但仍有将近两万的战士,未伤筋未动骨。真正面对神谕之城时,安纳斯反而不着急了,虽然他心中贪婪的火焰比谁都要炙热!

他慢条斯里地扎营,侦察,封锁,并请拉帕斯和他的弟子们准备攻城的大型魔法。

安纳斯不急,但冒险者们已经急不可耐了。他们本来对安纳斯公爵的权威就不大放在眼里,诱惑在前,许多冒险者开始自发组织起来先行攻城。

毕竟,美丽得宛如梦幻的神谕之城,防御却是出奇的单薄。

这正中安纳斯下怀,由冒险者们打头阵正和了他的心意。等城中的精灵被拖得疲劳了,守城力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他才打算一战而定。毕竟攻城是要靠正规军队的,一盘散沙的冒险者除了当炮灰之外,没有什么其它的价值。

决战终于开始了。

拉帕斯施放了‘雷电狱云’之后,一切的变化就开始脱离安纳斯的掌控了。

当德累斯顿的冒险者越来越多的时候,弗雷就知道大事要不好,他立刻带上胖子的‘尸体’,悄悄地跑到了神谕之城。胖子死是死了,但至少生前是神使,昭晔对他的遗体还是给了应有的尊重。

听到这里时,罗格忽然想到,若是昭晔知道了自己还有复活的一天,会不会干脆点把自已的尸体给一把火烧了?

罗格沉思了片刻,突然问身边的精灵守护武士:“你也看到,我刚才施放的是死灵魔法。你难道不害怕吗?”

守护武士愣了一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怎么会不怕?可是直说好像又不大妥当。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修斯苍老的声音:“‘血肉抽离’这么可怕的魔法,就连我都是害怕的。”

伴随着语声,修斯在一个守护武士的搀扶下,走了进来。在修斯示意下,两个守护武士离开了屋子,并且受命不让任何人进来。

“修斯长老,我能够使用‘血肉抽离’,明显和邪恶的亡灵的关系很深,您难道没有什么想法吗?”罗格平静地问道。

修斯长老微微一笑,道:“您使用的死灵魔法也好,暗黑魔法也好,甚至您就是在我的面前变成了恶魔,我也只知道,没有您的复活,神谕之城一定挺不过今天的。其实今天我更加证实了心中的想法,您,就是希挑中的使者。”

罗格默然。

修斯又问道:“神使大人,眼前精灵族已经遇到了真正的危机,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度过这一关呢?”

罗格反问道:“修斯长老,以您的智慧,应付这样的局面不会一点办法也没有吧!”

伤势不轻的修斯依然保持了优雅的风度和完美的坐姿,他好像一点也不为精灵族的处境着急,慢慢悠悠地道:“要想除掉一棵生长在大树上的藤蔓,光砍掉它的枝叶是没有用的,的方法是直接斩断它扎在土中的根。罗格大人,精灵城目前的一切灾难均有其根源,依我看,现在是解决这些根源的时候了。”

罗格来了兴趣,试探道:“修斯长老,您还从来没有给过我这么露骨的暗示啊!这与您的信仰难道不冲突吗?神庙恢复传统的做法可是深得精灵人心啊!”

“神使大人,神庙的做法并不能说是错了。失去了光辉传统的精灵,已经不能称之为精灵了。在数万年前,因为信仰和理念的不同,伟大的精灵王之一的路那克利斯率领着一支精灵部落离开了神圣森林,去为精灵族寻找一条新的道理。在漫长的征途中,伟大的精灵也没有抵御住黑暗的诱惑,投入了邪神的怀抱,终演化成了今日深渊一族中的黑暗精灵。我认为,神庙的祭祀们顾虑的正是这一点。”

罗格全身放松,精神力却暗暗运转起来。

“修斯长老,我使用的力量有部分也是源自于黑暗,甚至是死灵的力量。您难道就不怕这一万多精灵在我的引导下,变成另一支黑暗精灵吗?”

老奷巨滑的修斯看出了罗格的戒备,他微微笑道:“恶魔有锐利的爪牙,猎人也有锋锐的刀剑,力量本身并没有错。比如说我,也曾在数百年的时间中,躲藏于黑暗之中猎取了无数的生命。虽然您使用的力量大部分是源自于黑暗,但您并不是邪神的信徒。这段时间来,我一直在思索这件事情。在您暂时离开的这段时间,我才真正体会到了希的伟大智慧和命运的神秘。只有您这样的不畏于行走于黑暗之中的人,才能够引导精灵们走出困境。”

罗格动了一下,身体上明显放松了下来,然而精神力却仍在缓缓提聚:“修斯长老,对付神庙几个不会武技、也不会攻击魔法的祭祀,你用不了几分钟的时间吧。为什么一定要我来做这件事呢?”

修斯不答反问道:“神使大人,神庙的三个祭祀论功绩实力都比不过长老会中任何一位长老,为什么她们会轻易就夺去长老会的权威呢?”

罗格思索了一下,慢慢道:“她们代表着希、代表着精灵族正统的信仰。以神的名义行事,的确是掌握日常世俗权力的长老会无法抗衡的。”

“正是这样,神使大人。但您也同样代表着希、代表着精灵族正统的信仰,只有您,才能真正取代神庙的地位,才能压制住祭祀们。在黑暗的世界里,我的刺杀依然遵循着光明的模式。作为杀手,我可以轻易杀掉几位祭祀,但这刺杀只能抹去她们肉体的存在,而无法扭转她们对精灵们施加的影响。对传统的坚持来自于信仰,同样,对传统的抛弃也只能来自于信仰。这就是我为什么没有采取行动,而一定要等您回来的原因。”

修斯顿了一顿,意味深长地说:“那一棵罪恶藤蔓的根,并不在神庙,而是在精灵们的心里。”

罗格道:“修斯长老,如果我不把精灵带到北方来,你们也不会遇到如此沉重的危机。也许留在中央山脉,留在绿海,对精灵们才是一件好事。毕竟在那里,精灵们可以完全按照传统快乐地生活。神谕之城,也许不是精灵们的圣地。”

“神使大人,恰恰相反,严酷的北国才是精灵们真正的圣地。精灵的传统是在千年以前的辉煌文明上形成的,是将精灵和平天性和对美丽的细腻感情充分地发挥出来的传统。然而如今精灵族面对的环境早已经不是千年前的黄金时代了,传统,作为昔日辉煌的印记,更象是一副镣铐锁在精灵的双手上。只有在这严酷的环境下,精灵才有再一次崛起的希望。温室中是从来长不出参天古树的。”

罗格突然一笑,道:“修斯长老,我真该庆幸你不是我的敌人。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的力量中有源自于黑暗的部分了?”

修斯嘿嘿一笑,本来充满飘逸超然气息的精灵长老突然变得无比的老奸巨滑:“从我眼看见你的时候就知道了。行走于黑暗中的杀手,对黑暗的气息是无比敏感的。”

“那你为什么还认定我是希的神使?”罗格不由得好奇起来。

“您当然是精灵族的神使。因为我们部落的神谕说的是:神使将从黑暗中踏出,用邪恶的智慧,依托死亡的力量引导精灵走向生的圣地。”

罗格跳了起来,“怎么可能!为什么我看到的神谕不是这样的?”

修斯笑得无比的阴险:“神谕是用上古精灵文写的,与现在通行的精灵文非常相近,但是意思却大不一样。中央山脉中还懂得古精灵文的,只有我一人而已。”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快、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北京国仁医院医生
成医附院联系电话
广东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济南男科医院
佛山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