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天帝 第1761章 我娘跟我妹妹,在哪?

2020-01-16 17:36:52 来源: 湘潭信息港

九幽天帝 第1761章 我娘跟我妹妹,在哪?

“啊!”

“啊!”

“啊!”

“啊!”

“啊!”

……

惨叫之声回荡圣龙大殿,不少人听到那一道道凄厉痛苦的惨叫声后,身躯都不由自主地颤了一颤!

一个个转过头,望向了圣龙大殿大门口,此时此刻,只见那大门口处,已经躺着十五道身躯。

惨叫声已经停下,而那十五道身躯,已经躺在地面上一动不动,众人感应了一下,已然感应到那十五个人,竟然已经失去了生息,成为了十五具冰冷的尸体!

“嘶!”

“嘶!”

“嘶!”

“嘶!”

……

接着,圣龙大殿内,再一次响起了一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这十五位平日里也皆是闻名天下的存在,哪一位不是一方霸主、一代枭雄,平日里受无数人敬仰、尊崇,甚至是朝拜,竟然就这样,死掉了!

身死的原因只是,违抗了这名白衣青年的意愿,想从这圣龙大殿中溜出!

世间传闻,九幽大帝之令不可违,否则就是死!看来,果然如此啊!

见到了那十五具尸体,原本也想偷溜出圣龙大殿之人,已经彻底打消了这个找死的念头。

紧跟着,圣龙大殿内的所有人又见到,那躺在大门口处的十五具尸体,旋即喷涌出十五股鲜红的血液,朝着那个白衣青年飞涌而去,一触即他的肉身,便被他吞噬地干干净净!

而再看那十五具尸体之时,已经……化为了十五具无比干瘪的干尸!

“嘶!”

……

又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而这时,圣龙城之主、堂堂术炼师公会总会长殷无纪,哭丧着一张老脸、一副看上去有些可怜的模样,对着石枫满是恭敬地抱拳说道:

“大帝,我圣龙城,我殷无纪,与您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啊!您,为何要在在下大婚之日,来找在下啊!”

从头想到尾,殷无纪仔仔细细地想了一遍,实在想不出,自己在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大名鼎鼎的大帝!

就连他幽冥炼狱之人,他九幽传人,自己也没有得罪过一个啊!

“哼!”而听到这殷无纪的话后,石枫哼笑了一声,对着殷无纪冷笑说道:“你圣龙城,与本少井水不犯河水?呵呵!”

石枫那一道冰冷的“呵”笑,在这圣龙大殿中回荡。

当听到这冰冷的“呵”笑之声,圣龙大殿中的诸人,顿时感觉到大殿之内温度骤然下降,有一股无形的寒意席卷。

而听到石枫的“呵”笑声,听到他那句话语,殷无纪反而意识到了什么。

这时,他再而对石枫恭敬开口,说:“大帝,还望您明讲,若我圣龙城真有哪个不长眼的得罪了您,殷某,不会轻饶!”

“石枫!石枫!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啊!该死!该死的黎默与聂申啊!这两个老家伙,这下可是闯下大患了啊!两个老东西,真是有眼无珠啊!”

先前便觉得“石枫”两字有些耳熟的那位圣龙城白袍术炼师,这时也是猛然想起了发生于前段时间的一件事。

那个时候,东域总会长聂申上报,副会长黎默被一名叫天亦的术炼师所废。

听到天亦之名时,他也是一惊,不过聂申旋即对他解释说,这天亦,自然不是萧天亦大师,他只不过是追随石枫的一名术炼师而已。

而石枫这个人的事迹,聂申也对他稍微讲了下,崛起于东域一小国,如今,是东域的强者!也是东域如今风头盛的一人。

而对于东域的什么强者,作为圣龙城术炼师总公会的副总会长,他自然不以为意,便随便派了一位亲信,随聂申去了东域!

但是却没有想到!这石枫!这石枫!竟然是九幽大帝转世!

而如今看来,那废了黎默的天亦,那是真真正正的天下术炼大师,萧天亦!

这名白袍术炼师自言自语的声音不低,众人有听到他说到“石枫”,提到“该死的”,提到“有眼无珠”!

这个时候,圣龙大殿内无数双目光,已经望向了他,就连殷无纪,双目也是凝视向了他。

殷无纪从那位白袍术炼师那一来越惊骇的老脸之上,越来越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看来圣龙城,看来自己这术炼师公会,真的得罪了这位来自幽冥炼狱的煞星啊!

殷无纪依旧苦着那张老脸,开口问那位白袍术炼师:“云龙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我们圣龙城,真的得罪了大帝?”

“哎!”欧云龙深深一叹,灵魂一动,向殷无纪传音。

而就在这一刻,只见殷无纪的老脸,再而发生了猛然大变,双目越瞪越大,瞪得无比地大,都彷如要从眼眶之中蹦出,整个身躯,都不自觉地轻颤了起来。

有吓得,也有气得!

之所以受到惊吓,是那欧云龙告诉他,舒彦去了东域云莱帝国,原来是要“降罪”于石枫!

石枫却没在那云莱帝国,而那舒彦,便将这位狠人这一世的母亲与妹妹,带到了圣龙城中!

如今,还关押在圣龙城的地牢之中!

而又之所以气,是气这愚蠢的欧云龙,竟然派那蠢货舒彦去东域,竟然,还将这狠人的母亲与妹妹带回圣龙城,竟然……还关在终日无光的地牢!

这一刻的殷无纪,真想将那舒彦一巴掌给狠狠拍死。

这!这!这!这可是连三十四位九星绝世武帝,都给灭杀掉的狠人啊!

他圣龙城虽然也有九星绝世武帝强者,而且不止一位,可是在这狠人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

圣龙大殿众人,先前可是亲眼所见,九星武帝境的北冥白书,都无法触碰到这位狠人。

想要碰他,却是失去了一条手臂!

这时,殷无纪旋即开口,朝着前方这个狠人开口求饶:“大帝恕罪!大帝恕罪啊!实在是我术炼师公会这些混账有眼无珠,得罪了大帝您啊!还望大帝您恕罪!大帝恕罪啊!”

今日他殷无纪虽为新郎官,但是这一刻的他,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大婚,哪里还有什么娇妻、美人!

他只想着如何避过今日这一大劫。

而紧跟着,他只听得面前的这个狠人再而缓缓开口,说:“我娘与我妹妹,如今在哪?”

而听到这一句话后的殷无纪与副总会长欧云龙,心旋即跟着猛然颤了一颤!

仁爱医院赵坤
松阳县中医医院
吉林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海南牛皮癣
泰安看妇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