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却的回忆

2019-07-19 15:40:32 来源: 湘潭信息港

核心提示:95岁是一个令人敬畏的年龄,丁老师的思维依然清晰灵活,声音如二十多年前那般洪亮,叙述的历史还是那样充满了画面感。

    2015年的春节过去了,我又一次来到了丁柯的家。95岁高龄的丁老不仅是一位新四军老战士,更是我的一位老领导。他的家坐落在泰安路的一幢老式洋房里。厅外的小院里站着一棵结满果实的金桔树,深深的庭院里,洋房被树木包围,生气盎然。客厅虽然不大,但是布置得优雅别致。棕色的基调怀抱着历史的厚重感,满屋的书卷也散发着人生沉淀的香气。采访还未开始,丁老坐在沙发上与我寒暄。虽然在大多数都称呼这位身材高大背脊直挺的老战士 丁老 ,但我依然喜欢像二十多年前与他共事时一样,叫他 丁老师 。因为无论何时,他总是那么亲切。 

   95岁是一个令人敬畏的年龄,丁老师的思维依然清晰灵活,声音如二十多年前那般洪亮,叙述的历史还是那样充满了画面感。采访开始,慢慢地我们进入了正题。(以下我将用丁老师的叙述以人称的视角呈现给各位。)

   进入近百之年的我,久远的记忆愈来愈清晰,它经常如瀑布一般奔泻而下。同龄的战友们大多已不在人世,如果我再不将那段真实的历史记载下来,若后人要去了解定将越发困难。延续过去的责任在我肩上,是时候履行它了。

   194 年4月,那是抗日战争艰苦的岁月。蒋介石顽固派与日伪军联合起来,蒋致电何应钦: 要解决四明山的抗日游击队。 至此,国民党顽军纠集了两万的兵力,准备对浙东根据地进行 清剿 。

   11月4日,国民党三十二集团军天台街头指挥部纠集国民党顽军挺进三纵、四纵、五纵两万多兵力,下达了 务将奸军包围于四明山内歼灭 的次作战命令。

   同月1 日,新四军浙东纵队领导在梁弄召开各界人士参加的反对内战座谈会,又一次呼吁: 团结抗日,反对内战。 16日,国民党顽固派悍然向我根据地推进,我军主动撤出。

   17日,浙东纵队组织了干部会议,针对第二次反共内战的形势作了动员,要求全体指战员从思想上行动上要作好充分的准备。

   18日,国民党顽军向大岚山蜻蜓岗新四军浙东纵队五支队阵地开始进犯,五支队被迫还击,由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的浙东第二次反顽自卫战终于爆发了。

   19日,顽军挺三部向五支队阵地发起猛攻,五支队坚守阵地,击退敌人多次进攻,毙伤顽军百余人,战斗异常惨烈。我战士迎敌而上,英勇顽强地和敌人进行白刃格斗,刺刀声、手榴弹爆炸声在山谷里回荡。这时顽军则从侧翼向五支队夹击。五支队两面受敌,被迫撤出战斗。由于敌众我寡,我们运用的是 敌弱我打,敌强我走 的游击战术。

   夜里,我们三支队向敌人驻地大俞出击,将挺三主力的一个营击退,毙营长以下十余人,俘虏二十余人,缴获步枪十余支。敌人被迫退往唐田、北溪一线。在这次战斗中,三支队一大队大队长蓝碧轩不幸牺牲。

   大俞战斗后,抗日部队表示不愿内战,我军主动将主力部队不断地在山区移动,转移至周公宅一线。当时纵队政工人员随前沿部队行动,我分在三支队。夜袭大俞时,我随部队从山顶往下冲向敌驻村落时,双脚七八个脚趾被石头砸伤,随部队撤回时才发觉疼得寸步难行,加上我得了疟疾,高烧不退,浑身无力。张文碧主任怕我跟不上队伍,建议我带着十几个伤员一起去后方医院。有两个民夫用粗毛竹、麻绳、竹片、床板做了简易担架,抬着我往后方医院转移,十几个伤员步行跟在后面。

   我们在蜿蜒起伏、纵横交错的山岭中行走着,谁知敌挺四田胡子部正偷袭我后方基地。黎明时敌人先发现了我们,立即朝我们追来,密集的枪声炒豆般响彻了群山和田野,有些子弹就落在我们的周围。轻伤员见状急忙向后转返回去追赶自己的队伍。两个山民抬着我也想返回追赶部队,由于山很陡,路很窄,而竹竿又长,当他们转身时担架翻转掉了下来,立刻散了架。我也从担架滑落下来,只觉得石头砸在脚趾上痛不欲生。山民眼见敌人要追上来了,吓得赶紧跑了。我拿起挂在担架上我的佩枪 左轮枪往山上爬去。  

   四明山多是高山野岭,茅草杂生。我顺着溪流努力往山上爬去。大约爬了二三百米,到了一片山凹下,看见块大石头,我挣扎着爬到石头上倚靠着它,努力让自己倚着石块坐直,手里紧紧握着左轮枪,眼睛顶着前方,脑子里想着宁死不当俘虏,随时准备与敌人一决死战。我看见敌人在摔坏的担架附件找了找,随后向另外的方向走去。望着敌人的背影在山谷中越来越小,在山路转弯处竹林深处不见了。这时我才看见自己脚上的布鞋已被鲜血染红,双脚的脚趾血肉模糊,随着疟疾的后期发作,我昏了过去。

   等我醒来,远处点点的灯火在寒夜里细微地闪耀。那是一户山民的家。我的心里点燃了希望之火,挣扎着一步一步地往上爬,终于爬到了这家人家的门口。 吱呀 一声门开了一条缝,只听一个声音轻声说着: 是三五支队的。 门打开了,是一对夫妇。男主人说: 赶紧先把他藏起来,黄狗(这是百姓们对国民党顽固派的称呼)还在对面山上。 他们俩将我抬到屋子的角落里藏了起来。夜深了,山民告诉我: 现在这里还很危险,我现在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

   四明山区每座山上只有一两户人家。那时山上野兽很多,野猪肆虐。山民们在山上种一些红薯和苞米。为了保护粮食,每家都会在山上搭个矮矮的三角形的只能平躺进一个人的简易窝棚,上面挂着一支大竹筒,不时敲打着竹筒,为的是晚上值班遇到野兽来了可以把它们吓跑。这家男主人白天背着一米八十多的我,在又陡又窄两边又长满茅草的山路上艰难地走着,每走一段都要停下喘息。翻过一座又一座的山,然后把我安置在一个空着的窝棚里。他四周看看,觉得没有危险了,才快步往山下走去。

   第二天醒来,山民又来了,他告诉我: 部队在哪里谁都不知道,我带你去找。 山民大哥每天背着我,从这座山翻过那座山,在安全的地点安置我之后就下山打探情况并带食物给我。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十余天。我的病渐渐好了,脚伤也接近痊愈。11月 0日,部队正好又回到了我们原来分开时的峙岭。山民大哥将我送回了队伍。同志们见到我高兴极了,再次重逢有一种浴火重生的感觉。尤其是张文碧主任,特别高兴,他告诉我跑回来的伤员都以为我已经牺牲了,正准备给我开追悼会呢。很快,我愉快地与同志们又投入到新的战斗中去了。

   抗战时期汪伪政权勾结日寇,欺压百姓,所到之处,无辜群众惨遭屠杀奸淫。房产家舍,浩劫一空,耕牛家畜被大量宰杀,粮食种子被抢,男女老幼流离失所,日寇经常扫荡,弄得百姓一贫如洗,民不聊生。

   我党的地下工作者江岚等同志,早在抗战初期就在这一地区开展了抗日宣传活动,他们走村访户,宣传抗日道理,教唱抗日歌曲,演出抗日戏剧。政工队员热天赤着脚,冬天穿着箬壳草鞋,挨家挨户地了解穷人的苦楚,并带领群众与地主斗争,要求废除苛捐杂税等。他们根植于群众之中,与群众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四明山虽然山清水秀,资源丰富,但由于战乱,通商的道路中断,山货销不出去,地主剥削厉害,山区野猪又十分猖獗。党组织通过向群众宣传抗日道理,宣传三五支队是抗日的队伍,并帮助各乡成立了农会、妇女会,部队帮助贯彻减租政策,农民得到了实惠;并成立了山货供销社,解决了销路问题;组织了打猎队,保证了粮食的收成。解决了群众的实际困难,于是,群众对三五支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军民关系更加密切了。部队每到一处,老百姓送情报、当向导、抬伤员,运输和收藏部队重要物资。妇女会为部队做军鞋、洗衣服。护理伤病员,动员亲人参军。这个地区的群众基础好,所以当我受伤后,会得到群众冒死相救。

   1944年8月,敌人撤出了四明山。历时9个月的第二次反顽自卫战胜利结束,经历了大小91次战斗,牺牲了近千名战士及一大批久经考验的的新四军浙东纵队的干部,我们保住了四明山革命根据地。当地群众兴高采烈敲锣打鼓地来到指挥部,为我们庆祝胜利。许多村民把自家仅有的一点好东西都送来以表感激之情。打猎队抬着一头野猪来慰问部队,我一看领队的正是营救我的山民,这时我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徐龙尚。再次见到他感激之情油然而生。没有乡亲们冒着生命危险将我保护起来,没有那十多天的悉心照料,我可能早就成为山中野兽的口中之物了。

   每当回忆起青年时代那种战斗生活,心里总是非常怀念,怀念艰苦岁月中同志之间的友爱团结、真诚相处。我们就像是个温暖的大家庭,四明山迷人的自然景色,春天满山的杜鹃花,空气里充满着清香。冬天的夜晚,在月光下赶路,那结了冰的层层树林闪闪发亮,晶莹剔透,美丽极了。我非常留恋这段艰苦的战斗生活,非常怀念这些难忘的日子。

   故事讲完了,望着老丁不能平静的表情,感慨万千。他是这段历史的见证人,是在世为数不多的抗战老战士,是我们新四军历史研究会浙东浙南分会的宝贝。我在心里默默地为他祝福:祝您安康、快乐!

解小便有异味是什么原因
尿频夜尿增多吃什么
如何改善晚上尿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