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之师电力金融市场如何构建

2019-08-15 18:31:57 来源: 湘潭信息港

  一、澳各州政府大举抛售资产

  近日,中国财团正在筹划竞购一块澳大利亚牧场的消息沸沸扬扬,据说该牧场总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的浙江省或江苏省。

  在沸沸扬扬的背后,反映了中国资本正在大举出走海外、大举进军澳洲市场的现实,案列是中国岚桥集团(Landbridge Group)出资5.06亿澳元(合 .70亿美元)获得澳大利亚北部达尔文港的长期租赁权。

  另外,电力资产也正在纳入中国商人的眼中 当前,面临矿业经济下行,澳各州政府有着强烈意愿大举抛售电力资产,以回笼资金助力基础设施开发。例如,新南威尔士州政府正在德意志银行和瑞银UBS协助下,出售电力输送络TransGrid100%租约权益,及规模更大但风险可能更高的资产Ausgrid和Endeavour Energy公司50.4%的权益。

  拟定出售的及分销资产约占到全州总体的49%,计划能够从中筹得至少200亿澳元,将所得收益用将于改建和升级大型公路及铁路项目。

  二、澳洲国家实现充分市场化

  鲜为人知的是,澳大利亚电力市场是世界上仅有的三个单一电能市场之一,参与者众多、高度活跃。澳大利亚售电市场在世界范围也是市场化程度地区之一。现在的澳洲国家电力市场(NEM)已经实现了充分市场化。特别是澳大利亚的电力金融市场值得人们深究。

  电力金融市场是电力系统理论、经济学理论、优化理论、计算机与信息工程以及金融、证券市场等领域的理论与技术的结合体。它是电力现货市场发展的必然产物,它有利于发现电力真实的价格,促进电力市场公平竞争;并能为市场交易者提供风险管理工具,抑止现货电价飞升,有利于电力市场的稳定。

  与其他大宗商品市场一样,完整的电力市场也包括电力现货市场和电力金融市场两部分。而电力金融市场又包括电力期货市场和电力期权市场。

  而进军电力金融市场是售电企业发展的第二翼。在澳大利亚电力市场中,参与现货交易和金融交易是零售商的两种传统盈利模式。另一方面,近年来澳大利亚的电力零售商还在不断的发展新的盈利模式,电力零售与互联的融合趋势正在不断加强。可以说,电力零售是当前澳大利亚电力行业中有活力的领域。

  三、澳大利亚的电力金融交易

  澳大利亚NEM分为电力批发市场和电力金融市场。电力批发市场采取电力库(Pool)模式,澳大利亚能源市场运营机构(AEMO)负责集中调度和交易,对于受AEMO调度的机组,所有电能交易都必须通过AEMO的集中交易平台进行交易,AEMO每半小时公布一次电力市场现货价格。

  市场的主要购电方是零售商,终端用户也可直接从中购电,澳大利亚除现货市场外,发电商和零售商还可参与电力金融市场。发电商与购电商可根据双方协商确定的履约价格签订长期或短期的双边交易合同(差价合约),也可以在政府批准的证券期货交易所,比如澳大利亚股票交易所进行电力期货交易。

  目前,期货市场涵盖了维多利亚、新南威尔士、昆士兰和南澳,交易电量规模约为现货市场的2倍。

  澳大利亚的电力金融交易主要分为OTC交易和交易所交易两类。目前,澳大利亚超过70%的电力通过OTC和ASX市场进行交易,这显著的降低了零售商面临的价格风险。而零售商通过制定合理的交易策略,还可能在金融市场中获得超额收益。因此,金融交易部门是澳大利亚任何一家零售商的核心部门之一。

  OTC交易是指不通过交易所或第三方,由发电商和零售商双方直接议定电力交易合同的内容。澳大利亚市场上的OTC合同种类很多,常见的是电力掉期合同(Swap),其交易量超过OTC总交易量的60%。交易双方首先协商确定一个合同价格(StrikePrice)。在该合同覆盖的交易时段里,如果现货价格低于合同价格,零售商将向发电商支付差价;反之,如果现货价格高于合同价格,则由发电商向零售商支付差价。这样,通过掉期交易就可以确保双方事实上是以合同价格进行电力买卖,从而完全规避了现货价格波动带来的风险。除了掉期合同之外,OTC市场上常见的合同还包括上限合同(Cap)、下限合同(Floor)、天气期权(WeatherContingentOptions)、亚式期权(AsianOptions)等等。由于不受第三方监管,OTC交易合同的内容非常灵活。OTC交易的缺点是,由于不受监管,交易双方面临较高的违约风险。此外,由于交易双方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谈判合同条款和调查公司背景,OTC交易的过程较为复杂;因此,OTC合同的年限一般较长,可达 -5年,合同的交易量一般也比较大。

公共云
2014年北京体育F轮企业
快讯:链家遭查封;蜜芽布局线下;Uber推打摩的服务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