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PE机构们风光不再盘点近些年九大不靠谱P

2018-12-06 21:58:11

PE机构们风光不再 盘点近些年九大不靠谱PE投资案例

A股市场持续低迷,曾经风光无限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们也早已风光不再。即使市场强劲,投资方、融资企业自身的问题皆有可能导致投资行为的不靠谱。九个头条为你盘点近些年九大不靠谱pe投资案例。

弘毅下注中联重科只赚到利息钱

过去三年,中联重科着实带着弘毅投资玩了一把过山车。

早在中联重科2010年2月11日完成的定向增发中,弘毅投资产业一期基金作为大认购股东,就一举拿出了9.84亿元现金参与其中,,弘毅投资对中联重科的看好从当初的认购情况就可见一斑。中联重科也不负弘毅的看好,市场表现让弘毅当天即获高达2.18亿元的浮盈。不仅如此,中联重科连续数年的高送转,也曾让无缘中联重科增发项目的投资者艳羡不已。

然而,2012年二级市场雪崩式的暴跌,还是让曾经坚定看多的弘毅投资有所动摇。2012年四季度弘毅投资一举减持中联重科达1161.90万股,套现约1.01亿元。即便如此,截至如今,相对于高达9.84亿元的资金投入,弘毅投资历经3年,仅有不到1亿元的浮盈,照此计算3年以来的投资收益只有9.96%,年化收益率仅为3.32%。

“赵令欢曾多次表态看好中联重科,甚至觉得中联重科比联想还牛,但残酷的现实已经证实,在A股市场赚了钱就跑才是真理。”上述私募人士对此表示。

PE争宠小马奔腾 IPO却屡屡受阻

近几年,影视文化投资如火如荼,小马奔腾以其稳步发展的产业规模、良好的收入及利润,成为PE争抢的目标。2008年3月,公司便获得着名外资PE霸菱亚洲4000万美元的注资;而后霸菱亚洲的退出,却也给更多PE机构带来投资机会,11年3月,公司的一轮融资更是吸引了超过40家机构参与竞投,此轮高达7.5亿元的融资项目,由建银国际影视出版文化产业投资基金领头,开信创投、信中利、清科创投、汉理资本旗下汉理前景基金等其他多家风投瓜分。

但随后,小马奔腾的IPO之路可路阻重重。首先小马奔腾上市地点也一波三折。小马奔腾曾考虑到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但国内创业板开板后的一度疯狂,使得影视制作类公司获得了相对境外市场更热烈的追捧。或许当时国内外市场冰火两重天的对比,让小马奔腾决意选择A股市场。中银国际建议小马奔腾登陆中小板,小马奔腾更倾向于创业板发行。随着时间流逝,后来的创业板估值已一落千丈。

也有市场传言,小马奔腾IPO受阻因未拿到中宣部的批文,导致报会材料被退。事实究竟如何,现在仍是一团迷雾。

亚洲互动传媒东交所摘牌 红杉资本退出无门

2007年4月,亚洲互动传媒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上市前,红杉占其总股本的11.56%。9月20日,亚洲互动传媒有限公司居然被摘牌,原因是亚洲互动传媒前CEO崔建平挪用公司资产。

崔在未得到公司董事会同意情况下,将全资子公司北京宽视络技术有限公司在中国银行的1.069亿人民币的定期存款为第三方企业北京海豚科技发展公司的债务做担保,后者从银行贷款1.03亿元人民币,并有1800万元已用于偿还海豚科技部分贷款,而剩余资金或将无法收回。

虽然,2008年5月红杉套现1.34%股份。目前仍持有亚洲传媒9.19%的股份,为其第二大股东。

上海世纪创投SPAC未成惨遭封盘

2008年4月29日,运用SPAC模式的上海世纪创投有限公司并购四川科伦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行动宣告失败并惨遭“清盘”。不仅如此,上海世纪管理人还要倒贴给股东约400万美元赔偿。

上海世纪从2006年便主动接触的目标企业——四川科伦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科伦药业是中国的输液专业制造商,位居中国医药企业50强。2006年科伦主导产品大输液的产销量逾14亿瓶,2007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接近20亿元,净利润达2亿多元。

在双方的积极努力下,2007年5月29日,上海世纪高调宣布了与科伦药业签订确定性股份购买协议,并将收购其全数股权。不过,2008年1月,有关部门称科伦药业属于国内静脉输液产品行业的龙头企业,不鼓励其在境外上市,继而否决了这次并购。

太子奶资金链断裂 李途纯失去控制权

2007年,太子奶与高盛、摩根士丹利、英联等外资签署引资协议,引入高达7300万美元的注资,但在协议条款中含有如这一内容:在收到7300万美元注资后的前3年,如果太子奶集团业绩增长超过50%,就可调整(降低)对方股权;如完不成30%的业绩增长,李途纯将会失去控股权。

2008年三聚氰胺危机发生后以及金融危机愈演愈烈时,太子奶因大规模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充分暴露,不得不大规模裁员,关闭位于北京、株洲等多地的连锁店;其在西南地区的生产基地也已经停产,甚至有各地经销商集体逼讨债务。2008年11月21日,太子奶股东达成协议,高盛、摩根士丹利、英联等受让李途纯此前所持太子奶全部股权,李途纯仅保留名誉董事长一职……

今年5月31日,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自去年无罪释放一年半后,现身人民法院,再次开始与财团花旗银行“过招”。此轮交锋中,李途纯不惜曝出自身与花旗银行合作伪造材料的内幕,庭审过后更是高调接受媒体采访。有分析人士称李途纯如此大尺度的辩词,只为绝地反击,护住的产业。

江西博雅卷入命案 高特佳亿元资金险打水漂

这是一个被国内PE界反复讨论的经典案例。

2008年5月22日至28日,江西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先后有6名患者意外死亡,几名患者生前都曾注射过由江西博雅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西博雅)生产的静脉注射用人免疫球蛋白,批号为,规格为5%2.5g。2007年12月中旬,高特佳出资1.02亿元,收购江西博雅85%的股权。

5月29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接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报告:标示为江西博雅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批号为的静脉注射人免疫球蛋白(pH4),在江西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出现6例病人用药后死亡的严重不良事件。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与卫生部立即决定,暂停标志为江西博雅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所有批号静脉注射人免疫球蛋白的销售和使用,问题批号产品由企业尽快召回。

高特佳亿元投资几近打水漂,但是,没有人想到,数年之后,高特佳居然将这家公司成功运作上市。

蓝山中国、摩根士丹利投资ITAT

ITAT,一家服装百货连锁机构,利用过剩的服装制造企业以及过剩的次商圈闲置物业,与服装生产商和店面业主分享营业收入,其中服装生产商分享销售收入的60%,店面业主分享10%至15%,剩下的25%至30%归ITAT。这就是ITAT的“铁三角模式”,并使其实现“零货款、零场租”。

该模式引起蓝山中国及摩根士丹利的注意,并于2006年至2007年先后两次引入高达1.2亿美金的注资。正当ITAT图谋上市之时,香港联交所收到一封关于ITAT的匿名信,后者被举报存在虚增销售数据等不当会计行为。会计问题导致ITAT港交所上市二次聆讯被否,也令ITAT的两家承销商高盛及美林退出了承销计划,并再次引起对ITAT当前经营模式的质疑。

微信游戏
玻璃钢管道
洒水车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